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六章 戒指有灵

    公羊家族的丹道事业与武道修行齐头并进。在公羊韧的建议下,他的父亲和族老们对族内修士们的修行状况稍作梳理。

    有人主修丹道,辅修功法。这一类主要是在功法修行上精境很慢的修士,总是卡在修行进阶的瓶颈无法突破,想通过丹道的神奇另辟蹊径。

    有人专修武道功法,这一些人就是没有丹道的天分,他们也是在努力修习好几年丹道毫无进益之后,在族老们的建议下专心只攻功法修行。上天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往往会另开一扇窗。

    有人主修功法,兼修丹道。丹道用来辅助武道修行的感悟,劳逸结合,优势互补。

    大族老辅助公羊木总揽全族事物,二、三、四族老分别管理三种类型的修士,向着宗门管理的方式做铺垫。

    公羊韧还在地下三层感悟玄妙的丹道书册,时间又过了一年。

    他为全族修士炼制了许多可以提高修为丹药,踏入蕴灵境的修士越来越多,公羊韧又为新晋修士补上了储物戒。

    公羊木其实早有突破到筑基境二重的契机了,公羊韧帮助父亲一再压制,期望以神器神品丹药促使父亲再次提升一次血脉等级。

    在公羊韧的帮助下,公羊申也突破到了筑基境。

    公羊韧终于要攻克最后一本书了,说是一本书,其实是扎成一卷的“羊皮”,上面绘制了三幅图,“太极图”、“八卦图”和“混沌的夜”。

    另书:“阴阳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乾为天, 坤为地, 震为雷, 巽为风, 艮为山, 兑为泽, 坎为水, 离为火。”

    “炼丹秉持八卦暗合天地至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必固与之。是谓微明。柔弱胜刚强。”

    “故贵以身为天下者,则可以寄于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者,乃可以托于天下。”

    公羊韧把这一卷羊皮看了又看,背了又背。这是四段看似不相关的文字,公羊韧无论吃饭、睡觉、打坐、炼丹、玩耍,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念着。

    公羊韧模模糊糊没有完全想通,忽然一日,他突然走出来,说暂时不闭关了,他诚实的告诉族众,他目前仍然没有把握炼制最高品级的丹药,姑且在炼丹实践中再行感悟吧。

    世子现在的丹道段位是族人连仰望都遥不可及的,族人也不想世子有太大的压力,他们尊重世子的决定,不因为任何事减弱一分对世子的崇敬。

    公羊韧在上回从无妄森林回来后,就绝少使用炼丹炉炼丹了,他都是使用自身的灵火炼丹,在一次次锻炼中,他的精神力越来越强,能够高强度炼丹作业两个时辰而仍有余力。

    公羊韧是在用炼内丹的方式炼制外丹,他巧妙的借用自己高超的丹道造诣,跨越了筑基境的体悟,直接体悟了结丹境的武道修炼方式。

    这一回他让阿黄叔暂且歇着,陪同族人一起在旁观看,由他先和父亲联手炼制神器中品丹药。

    公羊韧在两年前就已经具备了这样的能力,他纯属带着父亲亲身感悟炼制高品级丹药的玄妙不可言之处,同时为提升父亲的筑基血脉再努一把力。

    公羊韧和父亲一起喷出灵火,蓝蓝的火苗,夹着白的、绿的、红的光,纠葛在一起。

    公羊韧心念一动,他手上的储物戒显现出来,没有吐出丹药,而是储物戒飞身套在灵火火舌之上,滴溜溜打摆子。

    储物戒里其实存有很多种类的大量的珍贵草药,就好似它成了暂时的丹炉,以此为依凭,里面的一团草药被筛选出队列,做着复杂的组合。

    公羊韧喷出的灵火里附加着他的精神力,沟通者父亲的筑基血脉以及“丹道之心”。

    公羊木仿佛长了一双透视的眼睛,灵魂飘荡,掺入储物戒里,一边眼看着草药的变化,一边也受着锤炼。

    过了一会儿,公羊韧的灵魂也挣脱了身子,不过他的灵魂没有了立刻钻进储物戒,而是直面火海,按照他日思夜想的八卦方位,贴着储物戒游走变幻。

    当公羊韧感知到父亲的体力不支时,他的灵魂才钻进去,与父亲的灵魂双手虎口相交,分担了大部分压力。

    公羊韧发现父亲的筑基血脉,已经达到了父亲所能承受的先天和后天的双极限,无法再次提升了,他的灵魂与父亲的灵魂相互感应,传递信息。

    公羊木已经很知足,他刚毅果断,摒弃想继续提升血脉的痴心,专注于感悟玄妙的丹道。

    两个炼丹人的灵魂带着储物戒破“物境”而入“灵境”,储物戒有灵即有情,可容纳活物了。

    储物戒已化为了“纳戒”,可以容人,可以种菜,可以生灵气,可以生日月!

    公羊韧带着父亲的灵魂归位,他从新携手父亲的真身再入新纳戒。

    在众人的注目下,多彩多变的灵火还在熊熊燃烧着,世子和族长却缩身进入了火上黑黝黝的戒指里。

    不需要公羊韧的操作,戒指仍在火上晃荡,恍惚间,戒指睁开了一只眼睛,三只手,八条腿。

    人们紧眨巴着发酸流泪的眼睛,晃了晃脑袋,戒指上刚才的怪相不见了,却又出现了一张带着酒窝的笑脸。

    这一张笑脸很清晰,戒指的体型变得很大,人们清楚的听见了它“嘻嘻”的笑声。

    乍一听,族人毛骨悚然,不自觉往后退了半步,强自镇定精神,往前凑了凑。

    “阿黄上仙,怎么办啊!?”

    “救救族长和世子!”

    几个族老已经语无伦次了。

    还好公羊韧知道晓丹和晓雪胆子小,提前给她俩打了预防针,透露了一点消息,才没让这两个女孩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和养出器灵的戒指对抗,不过她们俩还是紧张地拽着阿黄叔的衣袖,身体有些发抖。

    阿黄不得不站出来稳定众人的情绪,他朗声说道:“大伙不要慌,小公子和族长大人都好好的!在此之前小公子跟我通过消息了,他是在炼丹的同时也顺带炼器,戒指炼出了器灵,族长大人和小公子都在戒指里修炼呢,一会儿就出来了!”

    众人听了,放下心来,也为自己少见多怪的鲁莽一阵脸红,大家继续仔细观察场中的变化,希望能够多获得一些感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