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五章  臣妾愿意伺候皇上

    “皇兄还有一事不明,要说秦夫人当初害你的皇嫂,还能理解为她是吃醋,可是她为什么要毒害弟妹?”这是萧琅想不明白的地方,十弟妹应该跟那个秦青青无冤无仇吧?她为什么

    “这个朕也很疑惑呢,不如现在就把那个秦夫人找来,审问一下?”那天秦夫人亲口对他承认了毒是她带进来的,但是问道原因她就再也不愿意说了,而自己当时顾及着皇兄的颜面没有多加审问,现在既然皇兄也吐*给自己去办了,何不现在就审清原因呢?也让皇兄看清秦夫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交给十弟了,十弟觉得妥当就好。”萧琅倒是也想看看那个秦青青是什么目的。

    “来人!请秦夫人。”萧寒对守在外面的侍从喊道。

    “请皇兄移步院中。”萧寒说着站起身。

    萧琅和石灵儿也跟着萧寒起身到院中去。

    馨莲宫内,秦青青又一次对着镜子,确定自己的妆容完好,才起身走向等着自己的那个小太监。

    她不知道皇上这个时候找她干什么,但是能够接近皇上,她就不会放过机会的!

    她秦青青才不会甘心一辈子就这么孤老宫中,既然她还是完璧之身,她就要好好利用!

    皇上和逍遥王作为亲兄弟,是那么地相似,无论从才智,还是从外表的俊逸上,皇上都不输给逍遥王一分一毫。她要想办法接近皇上,博得皇上的好感,只要能够让皇上纳了她为妃,她才能重新飞上枝头做凤凰!

    但是她知道,皇上和逍遥王宠自己的王妃一样,宠着他的皇后,想要博得皇上的宠爱,首先要除掉那个皇后!所以她才去找了皇后身边的那个傻帽丫头毋黎,想通过毋黎将她曾经带进宫里的毒药喂给皇后喝下。这样,即使将来事发,她还可以将责任都推给那个毋黎。

    果然那个韩斯及时回来,查出了皇后中毒的事情。她的计划宣告失败。

    她本想着派杀手让那个韩斯死在外面的,最好能够死在蓝岭国的,可是,她也失败了,那个韩斯还是回来了,而且一回来,就查出了皇后中毒的事情。

    皇上一怒之下开始彻查,自然毋黎成了最大的怀疑对象,可是皇上何等聪明之人,自然知道一个小丫头兴不起什么风浪。目标对向了自己,可是皇上在查到她这里的时候就突然不再查了。

    那日皇上来她这里坐了一坐,说了说皇后的状况就走了。

    现在皇上又宣她去,她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只要她好好表现,不承认那个毒药的事情,相信皇上会看在逍遥王的面子上不追究她的。

    而她要做的就是尽量在皇上面前展现自己的温柔,自己的才华,自己的美好,吸引皇上对她的兴趣。

    和那个太监一起,走向凤仪宫,刚到宫门口,她就看到皇上正坐在院中喝茶,身边坐着两个衣着朴素的人,看样子是宫外的什么的。

    “秦夫人到!”那个小太监喊道。

    “臣妾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秦青青在萧寒面前福礼到。

    “来人,给秦夫人看座!”萧寒吩咐侍从。

    秦青青面带娇羞地坐下,“不知皇上找臣妾来,是何事?”

    “无事!”萧寒淡笑着说道,“只是跟秦夫人聊聊天。”

    萧寒的话,让秦青青的脸上一热,她抬起媚眼看了一眼萧寒,“臣妾何其有幸能跟皇上聊天。”在她的心里却是窃喜非常的,皇上主动找她,不是问事情,只是聊天吗?

    “朕觉得秦夫人这样的女子,如果就这样孤老宫中”萧寒一边想着怎么套出秦青青的话,一边说着。

    “如果皇上有意,臣妾愿意侍奉皇上!”萧寒的话,让秦青青眼睛一亮,皇上的这话,意思可是?难道不是自己单方面喜欢皇上,皇上他也有意纳自己为妃吗?

    秦青青的话,让一直在旁边听着的萧琅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想要再嫁十弟?

    同样的萧寒也是吃惊不小,他原想说,如果她愿意,他可以给她找个好人家,再慢慢套她的话,可是她居然说?难道又是一个对自己心存不轨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是皇兄曾经的妃子!

    “皇皇上”看着萧寒困惑的表情,秦青青有点着急,皇上是在顾虑什么,还是?“臣妾虽说是逍遥王的夫人,但是臣妾至今还是完璧之身,而且逍遥王爷已经,所以臣妾愿意伺候皇上!”秦青青再次表明自己的心迹。

    果然,她果然是想要嫁他为妃!

    难怪当初自己说要给她自由身的时候,她还不要,原来的野心居然是

    这样的话,她要害石英儿就不难解释了,十弟宠后,天盛国人人尽知,她一定是以为想要得到十弟的宠爱,就要除掉皇后的!

    萧琅狠狠地瞪向秦青青,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知道廉耻!她以为自己是仙女下凡吗?他们萧家兄弟都应该喜欢她?真不知道这个女士是太白痴了,还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秦夫人!你误会朕的意思了,朕是说,朕现在还可以给你自由身,让你再嫁。”萧寒在听到秦青青的表白后,脑子里也是突然就想到了什么,心中一股怒气生气,果然又是一个妄想除掉他的英儿取而代之的人!他很想要甩她一个巴掌,可是他想了想,还是忍住了,然后扯出一个笑容说道。

    “皇上,臣妾当初就对逍遥王说过,不会离开皇宫,请皇上不要赶臣妾走。”听到萧寒的话,秦青青才知道自己是自作多情了,但是她是仍然心有不甘,故而一双水眸就那么含着泪珠,欲语莹泣地看着萧寒。

    “秦夫人可认识毋黎?”虽说自己肯定知道她是认识毋黎的,可是他还是想要听她亲口说的。

    “毋黎是谁?”秦青青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地问道。

    “毋黎是皇后身边的丫头,皇后中的毒,就是毋黎下的,可是毋黎说,毒药是秦夫人你给她的。”萧寒对这个女人已经失去了委婉聊天的耐性,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皇上要为臣妾做主,臣妾不认识那个毋黎,那个毋黎一定是想要诬陷臣妾”一听萧寒的话,秦青青心里一惊,忙在萧寒的饿面前跪了下来。

    “诬陷?那秦夫人可有证据证明自己是被诬陷的吗?”这个女人居然这么无耻,到这个时候了,还要说自己是被诬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