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四章    幕后凶手

    重回这凤仪宫,石灵儿的心中千肠百转,这里曾有过她的多少美好的,和不美好的回忆。

    宫殿一角的那片兰花,依然默默地释放着它的幽香。风飘过,带过一片涟漪,石灵儿的心也随着漾起一片涟漪。

    石灵儿把目光调到她曾住过的那间屋子,现在这里住着她名义上的二姐,她是离开了这个满是阴谋的皇宫,而将那个位置留给了她的二姐石英儿。

    “齐先生,齐夫人,这里就是皇后的屋子了,麻烦两位先在这里稍等一会,奴才这就进去通报。”带着萧琅和石灵儿进来的公公说道。

    “有劳公公了!”萧琅点点头。他们这次是以郎中的身份进宫来给皇后娘娘治病,所以每一步都要有人引着通报。

    那个公公进去一会后,就出来告诉他们,“皇上有请两位进去。”

    萧琅和石灵儿走进那个他们曾经住了那么长时间的屋子,进去后,他们一眼看到在帘纱蕴霓遮挡的床前,萧寒坐在那里。

    “草民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萧琅和石灵儿福身施礼。

    “起来吧,来人,给两位郎中看座!”萧寒对着他们点点头,示意他们起身坐下。

    在侍从搬来椅子,让萧琅和石灵儿坐下后,萧寒屏退了屋里伺候着的那些奴才和宫人。

    “十弟,别来无恙!”萧琅恢复了他一向玩世不恭的冷傲表情,略微笑着对萧寒说道。

    “七皇兄!”萧寒简直不敢相信,他的七皇兄居然就那么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时之间他甚至觉得都点不真实。昨天他只是收到玄教分教主霸天的信,说今天会有个姓齐的郎中带着解药进宫,让他好好招待。他没有想到,这个所谓的姓齐的郎中居然就是他的七皇兄!

    “十弟好眼力!”萧琅赞赏地对他点点头,他只是喊了一声十弟,萧寒居然立马听出是他了!

    “这世上除了七皇兄,还有谁敢喊我一声十弟呢?”萧寒笑着说道,“七皇兄,是怎么想到用郎中的身份进宫呢?”

    “我这不是要给弟妹送解药吗?郎中的身份更好解释。”萧琅拿出解药递给萧寒,“十弟,你现在可是查出幕后凶手了吗?”

    “皇兄,说到这里,朕还有一事想要征求皇兄的意见。那个幕后的凶手朕已经查到,只是这个凶手真不好办。”萧寒叹一口气说道,如果凶手是别人,他早就让那个凶手生不如死了!可是凶手却是

    “是秦夫人还是媛妃?”一听十弟的话,萧琅就知道,十弟是在照顾他的面子,那两个妃子是他留下来的,从感情上讲,她们是挺可怜的,如果她们一直规规矩矩,十弟是一定不会亏待她们,可是如果她们真要是再做了什么坏事,他也一定不会饶恕她们的。

    “皇兄怎么知道?”萧琅的一句话,让萧寒很是吃惊,皇兄竟是一下就猜到是她们两个中的一个?但这也确实是他不好办的原因所在了。

    “真的是她们中的一个?”自己果然是没有猜错吗?这两个女人还是那么地不知收敛吗?

    “皇兄还记不记得那个阿紫给皇嫂下毒的事件?”他萧寒也是在后来的暗查中才发现英儿所中之毒,是秦夫人带进来的,就是上一次让阿紫给他的皇嫂下毒不成,所剩余的毒,她通过毋黎,下在了英儿每日所吃的饭菜中。英儿一直对毋黎很是信任,这才让那个秦夫人和毋黎有机可乘。他萧寒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毋黎那个小丫头,居然妄想害了英儿,自己取而代之!看来真的是他平日对那个丫头太和颜悦色了!当他知道真相的时候,他是恨不得撕烂了那个毋黎,掏出她的心,看看是不是黑色!她跟着英儿那么多年,英儿一直待她那么好,她居然会起了害英儿的心,真是让他和英儿感到寒心!

    “是秦夫人?”萧琅一听萧寒提到那次的事件就怒从心中生,他一直纵容那个秦青青,只是念着她名义上也算是他的妃子,且为了他耽误了自己的青春。不想她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这种事情!“十弟,按法该怎么办,你就怎么办。这个女人真的不能再容忍了。”如果再姑息这个女人,按照她的秉性,迟早会酿成大祸的!

    “皇兄真的”毕竟女人的青春赔进了这个宫殿里,她也很是可怜。只是事情的真相查处后,他也是真的很想杀了那个秦夫人的,他将她当做皇兄的“遗孀”去好好对待,可她呢?居然挑破英儿的丫头毋黎,毒害英儿!

    “十弟,这个女人已经是第二次犯下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了,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再容忍她,会出事的!不是你的皇兄狠心,这实在是那个女人咎由自取!”如果心肠歹毒的女子,宫里是留不得的!

    “那朕知道该怎么做了。”萧寒得到萧琅的话后,很是松了一口气,这样,他就可以放心处置那个女人了。“还有,朕谢谢皇兄和皇嫂能这么千里迢迢来看英儿!”

    他们向石英儿看去,昔日那个京城第一美人,曾经的倾城娇容,如今是一片煞白,没有一点血色,她静静地躺在那里,就像是累极睡着了。

    “皇上,快把解药喂二姐吃下吧!”石灵儿看着躺在床上,那没有一丝生气的石英儿,心里是一阵哀伤,那个活泼骄横的二姐呢?躺在这里的石英儿为何是如此的憔悴?

    萧寒倒了一杯水,将解药融到水里,想要喂石英儿喝下,可是她是那么紧地闭着嘴唇,无奈萧寒喝下解药,然后贴上石英儿的嘴唇,以口将药给她渡下去。

    给石英儿喂好药,萧寒温柔地为她盖好被子,在他看向石英儿的那个深情的眼神,和喂石英儿吃药的那个动作,让石灵儿的脸上浮上两朵可疑的红云。

    “皇兄还有一事不明,要说秦夫人当初害你的皇嫂,还能理解为她是吃醋,可是她为什么要毒害弟妹?”这是萧琅想不明白的地方,十弟妹应该跟那个秦青青无冤无仇吧?她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