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二章 不好意思

    “哈哈,天行兄弟。不要紧的,以你的资质内门是铁定的,就是啊,我们几个眼神都比你好使一点。不会哪儿人多就硬往哪儿挤。哈哈哈哈,你们说是吧?”鳌放与几人对视一眼,见众人眼角笑意正浓也不由得打趣道。

    “啊呀,实在不行换个门派得了。天行哥哥,实在不行的话本小姐我去向求求掌门姐姐求求情,让你成为我们花蝶观唯一一个男弟子吧。这样,天行哥哥就不用这么苦了。”墨不然大眼睛闪闪,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说道。

    “这个还是不用了吧,我相信我的实力。”狼天行微微甩甩鬓前青丝,面色自然,洒脱的说道。

    “怎么样?这下一场要揍谁?有没有摸清楚底牌。”鳌放还是有点不放心的问道。

    “这人底细不是很清楚,实力应该跟我相差不多的,叫李东。据说是土木双属性灵根,也是个天赋异禀之人,所用灵决法术倒是知之不详。”狼天行目露深思,细微的注视着周边的风吹草动。

    “哥,要不找个机会”天戾凑过来,轻声说道,还比划了个抹脖子的手势,双目煞气涌动,心头杀意凌然。

    “干嘛干嘛,这可是要被取消资格的,这个不难对付,你们看就是这一轮过去了之后,还有二个人多,这剩下的除我之外八个人就将会很是棘手的,而且这其中高手还有很多。你们看那人,有么有点熟悉的味道?”天行一把拉过天戾,探头低声跟众人说道,说话间手指轻轻点向前方不远处的一人。“啊呀我去,不会吧。这么巧,那小子不就是张方嘛,真是不是冤家不碰头啊。话说这小子心术不正,不过之前能跑出林兄弟的幻境,倒是有几分能耐,估计有些后手吧。”鳌放捋着自己的山羊胡子,面色略带几分凝重的说道。他心里知道,这张方是个难缠的对手,前番在黑雾中硬是给了自己一记重拳,然后不知怎么的就消失不见了,就连林峰都没有丝毫察觉,隐匿的能量堪称恐怖。正当几人你一言我一语调侃分析着目前的战况之时,擂台中央缓缓传来萧老的声音:“现在请天师道内门弟子的候选人站到台上来,其余各派的已选出的内门弟子都到门派处站好。剩下的未被入选的修士请移步到各派休息区撂敌观战,等候挑战。”

    “到我了,我去了各位。”狼天行露出灿烂的微笑,环顾众人,而后一跃上台,少年意气风发,潇洒自然。

    “哇,天行哥哥,好帅。加油天行哥哥。”墨不然俨然成了一个小迷妹,大眼睛闪闪发亮,引得周围几人轻声掩嘴笑着。

    “好,天师道内门名额争夺。第一场,狼天行对李东。请准备。”萧老见人都齐了,毫不拖泥带水直接进入比赛了,这场试炼已经拖了九天了是该早点结束。天行迈出几步,笔直站立,看似平淡无奇,实则暗自行气运灵,聚集与指尖,蓄势待发。就等开始的那一刻。而李东则疾步而出,面对面站立,面无表情朝着萧老点头示意。

    “开始。”此刻,大战一触即发,狼天行手指猛然直刺额头,顿时双目黄光大绽,强烈的光芒蕴含着灵力威压遮蔽天幕。大殿之上,天道子微微皱眉,掐指细算,也不知在思索些什么。身侧一身着道袍之人则凑头轻声问道:“师兄,小娃儿用的莫非是我们天师道的小拘星术?”然而天道人仍是毫无任何表态,只是紧盯着场上的变化,指尖飞速的掐算着。场上光幕宛如怒海起伏,碧波荡漾,感受着漫天飞舞流转的灵力,群雄寂静,这少年未免太过于强悍了吧,怎么就突然冒出来这样一个少年天才?真是太出人意料了。

    “嗡嗡嗡”李东也是不甘示弱,周身青黄双色灵力喷涌而出,径直撞上光幕,散发出阵阵嗡鸣。随即他身形向前冲来,青色符箓笼罩其身,燃起无尽碧色火焰。身形化作一道绿光,急速飞冲而来,天行不敢大意,知道对手不可小觑,他双手划动间,符箓交织,指尖黄光纵横交错,演化成一张光网,而后当中凌空祭出一指,点向李东,隆隆轰鸣,碾住其身形,将他包裹其中。光网缓缓转动,越缩越紧,直至与碧色火焰相互碰撞,发出绚烂的光亮。最终,瞬息间碧色火焰熄灭,仿佛一切都破碎了般,李东身形倒退飞出,大口喘息,嘴角溢血,而光网仍然牢牢笼罩在他身上,挣脱不得。这场比试的结果显而易见,他已经输了。

    “好,本场比赛,狼天行胜。”随着萧老的宣布,天行潇洒的挥手散去光网,李东才得以解脱,然后天行不做停留退到一边就地调息起来。擂台之上砰啪声不绝于耳,第二第三场缠斗依次进行着,时而地动山摇,时而宛若冰霜冻人刺骨。不知不觉中,两两间的比试渐渐落下帷幕,四周渐渐安静下来,众位选手都在等待接下来的挑战安排。然而,突然间一声厉喝打破了此刻短暂的安宁:“天行小心,卑鄙小人敢玩偷袭?裁判,这是犯规,犯规啊。”

    “啊这赛会可没说过我们私下里不能动手。况且是你们这些人偷袭我在先,现在还敢怨我。受死!”红发碧眼的年轻人大吼,眸子冰森个,杀意冲霄,来人真是张方。声随影动,他已然冲到近前,掌中灵力光球直接按向天行面门。此时,天行已经是避无可避的状态了,唯一能做的只有是用脸硬抗下这一击。危急时刻,鳌放几人尽皆大惊失色,张方动身之时,天戾身形虽已然窜出,可无奈距实在离过远,只能目送张方近身。如此无解的偷袭,天行也只能乖乖任命,闭门等揍。可就在灵力光团贴脸近在咫尺时,擂台上异变突起,一道流光不偏不倚笔直落下,正砸向张方头顶上空。张方登时大吃一惊,他可不想拼个两败俱伤,他急忙收势,掌中灵力光球转向猛击地面,借力弹出,退出数米。天行眼见危机解除,也急忙退开,现在来人敌我不明,还是以小心为妙。而看台上的几位大佬心中更是吃惊不已,以他们的眼光自然不难看出,这道白光是从介子空间里传送出来的。

    “咦,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在干嘛?”擂台上烟尘散去,少年衣衫褴褛,甚至可以说是光着膀子,浑身上下伤痕鳞次栉比,灰头土脸的俏脸上,大眼睛忽闪忽闪看着众人惊讶的神情,满是疑问的说道。一副土样,再混上浓重的泥土气息,活像一个被从土里刨出来的山药蛋子。

    “林峰哥哥,哇,林峰哥哥,就知道你没死。”墨不然第一时间认了出来,三步并作两步的一路小跑上来。

    “哈哈林兄弟,身体可好?”此刻,天行哪里还认不出来面前之人是谁啊,他跃步上前,伸手一把抓住林峰的臂膀,手掌刚劲有力似是表明并不想再失去一位挚友了,双眼更是略显湿润。这让场面一度尴尬无比,不晓得的人都以为这两人基情无限那。看着一群人围着少年问东问西的,简直视旁人与无物,这让在场众人也不禁好奇起来,纷纷侧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