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章 尸骸广场

    苍白的世界中,郑晨盘膝而坐,双眼紧闭,不断闭合的双唇,很显然是在默念着什么。

    郑晨并非是像武侠小说中的主角一样领悟了什么高深的武学,他只是是在默念小时候学过的古诗词。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感觉自己还活着,郑晨已经在这绝静环境中坚持30分钟了,但早在20分钟的时候他就已经快要受不了。

    虽然郑晨几近崩溃,但现在的他已经有了奋斗的目标,只要能坚持挺过一个又一个的关卡,最后必定能获得丰厚的奖励。

    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一线天,奖励一定不会差的,如果通关后不给一点像样的奖励的话,郑晨决定明天就坐飞机去苍穹游戏公司的总部,然后买一块豆腐撞死在总部的门口。

    当郑晨默念了不知道多少篇的古诗词后,几乎把郑晨折磨疯的绝静之难终于过去了。

    当周围环境再次发生变化的时候,郑晨感觉自己好像是获得了新生一般。

    当他睁开眼睛看向周围的一切之时,他发现自己的内心非常的平静,几乎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郑晨从未如此冷静的看待过周身的事物。

    他再一次看到了一条通往前方的路,只是这条路并非平坦,而是充满了荆棘。

    但已历经了五难四苦的他,却并未将这条充满荆棘的路放在眼里。

    当郑晨一脚踏入荆棘之路时,突然几道寒芒飞过,郑晨惊诧的发现自己身上居然出现了一个个细如发丝的血孔。

    “这又是什么?”

    好奇之下的郑晨随即打开了自己的状态栏。

    针刑之苦: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看到熟悉的古文,郑晨不禁嗤笑道:“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我历经五难四苦来到了这里,这区区针刑之苦又有何惧?”

    说完,郑晨便迈着坚定的脚步踏着满地的荆棘向前而去了。

    每走一步,都会有数道寒芒从郑晨身上洞穿而过,随着郑晨不断的继续向前,飞射而来的寒芒也在逐渐的增加着。

    但郑晨却发现,自己的生命值却并未降低,只是这万针穿身之痛也并非那么容易忍受,从郑晨曲扭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能坚持到现在,全凭一股毅力。

    郑晨知道自己现在绝对不能停,一旦停下,那么自己将再无站起来的勇气了。

    这一走就是四个小时,历经四个小时的万针穿身之苦后的郑晨已经到了精神恍惚的状态了。

    这是郑晨第一次在游戏中出现了晕厥的感觉,他感觉自己的双眼已经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

    伴随着他的精力值被清零后,郑晨终于摔倒在了地上,但在他摔倒之前,他隐约看到自己面前好像有什么东西,好像是一具白骨。

    被强制踢出游戏之后,郑晨有些虚脱的摘下了头盔,回想到刚刚发生的一切,郑晨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到达了一线天的尽头。

    “刚刚自己的精力值是被一瞬间清空的,也就是说之前系统一直都在控制着自己的精力值,这一次却直接强制将自己的精力值清空,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下线,系统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不管了,先洗个澡然后睡一觉再说吧”

    郑晨的这一觉睡的非常的踏实,因为他感觉自己已经走到一线天的尽头了,而一线天的尽头必定存在着丰厚的奖励。

    而这奖励也一定能拟补自己的特殊死亡惩罚时间,一定能拟补自己经历五难五苦所付出的所有代价。

    人一旦踏实下来,睡的就特别的香,这一觉郑晨足足睡了11个小时才起来,起床后的郑晨还特地叫了一份极为丰盛的外卖,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外卖后,郑晨便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戴上头盔进入了游戏。

    进入游戏之后郑晨没有睁开眼睛,而是蹲在原地默默的祈祷了几分钟,他不想在看到自己面前再出现一道门,也不想看到自己又被系统丢进另一个死亡之地。燃文网 www.rwenw.com

    刚刚最后被踢出游戏之前,明明好像看到面前有什么东西了,希望这一次系统不会再耍我了。

    当郑晨慢慢的睁开双眼后,他发现自己所在的环境是一个昏暗的地下圆形广场。

    是的,这的确是一个广场,一个巨大的圆形广场,广场的面积有多大?郑晨不知道,反正在他的印象里,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大的广场。

    而郑晨也发现,自己面前果然有一具骸骨,不仅仅是郑晨的面前,他发现自己的周围目之所及之处到处都是骸骨。

    这些骸骨以一个非常规则的圆形一圈一圈的排列开来,似乎是在死之前进行着某种仪式。

    “这又是什么地方?他们为什么会死在这里?死之前又经历了什么?他们的尸骸为何排列的如此整齐?”

    郑晨试着向前走了一步,然后看了看自己的状态栏,状态栏上什么都没有显示,一切的一切都非常的正常。

    “难道一线天的尽头就是这堆骸骨吗?”

    郑晨走近面前距离最近的一具骸骨前蹲下身看了看,他打算从这些骸骨身上找到一些线索。

    郑晨发现,这些骸骨身上的甲胄已经被风化腐蚀的差不多了,但郑晨依旧从尸骸上找到了一件还算完整的东西。

    那就是他们手中的武器,郑晨发现自己观察的这具骸骨的手中握着一把非常标准的唐刀,只是在岁月的侵蚀下,刀身上已经布满了红褐色的铁锈。

    郑晨捡起这把唐刀随手挥舞了几下,试了试手感,入手轻盈,如果没有铁锈的话应该是一把不错的好刀。

    “嗯?这是什么?”

    郑晨突然从一具骸骨的腰身上看到了一件黑色的东西,郑晨再次蹲下身伸手将这件黑色的东西从已经腐烂差不多的腰带上取了下来。

    “看起来,好像是一块腰牌”

    郑晨对着腰牌狠狠的吹了口气,试图将腰牌上的尘土给吹散掉。

    随着郑晨的这一口气,腰牌上的尘土立即被吹散了,顿时几个隶书字体出现在了腰牌之上。

    羽翎卫小校。

    “羽翎卫?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卫队,但是他们又为什么会死在这里?”

    郑晨一边嘀咕着一边就顺着骸骨继续向圆形广场的中心而去了。

    郑晨一边向中心走一边不断的蹲下身去观察身边的骸骨,这一路上,他查看了不下几十具的骸骨,他发现每一具骸骨的身上都有羽翎卫的腰牌,或是小校,或是大校或是总尉。

    他们的官衔虽然不同,但武器都是唐刀,这唐刀应该就是他们的制式装备了。

    而且郑晨还发现,他们的骸骨非常的完整,没有任何的伤痕,从骸骨上还真无法判断出他们的死亡原因。

    周围除了他们的骸骨以外还找不到任何其他人的骸骨,也就是说,他们很可能自尽而亡的,如果是和其他人发生了战斗,又怎么可能会只有他们的尸骸呢?

    更何况,他们的尸骸排列的如此的整齐和富有规律,在死之前,他们一定是在做一件什么事情,从尸骸排列的方式来看,很可能是某种仪式。

    他们在进行这种仪式的时候,突然因为某种原因导致他们一瞬间就死掉了,甚至连起身逃跑的时间都没有。

    慢慢的,郑晨已经懒得再去搜寻这些骸骨了,他现在只想快一点到达圆形广场的中心,因为他感觉在这广场的中心一定有他想要的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