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章 心冷剑寒

    和万通商号大掌柜分开后,郑晨便来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将今天每日三灾的三个奖励分别打开了。

    本以为又会是三颗奖励外功值的药物,但让郑晨意外的是,奖励的居然是增加内功值的药物,而且三颗都是。

    当郑晨服下三颗属性药后,他的战斗力再次等到了轻微的增幅。

    玩家名称:挽风。

    玩家称号:无。

    所属领地:无。

    玩家官衔:无。

    玩家军衔:无。

    所属组织:无。

    玩家身份:平民。

    生命值:100/100。

    精力值:77/100。

    饥饿度:80/100。

    外功值:365。

    内功值:40。

    心法值:5。

    身法值:10。

    真气值:1。

    战斗力:981。

    在981的战斗力数值中,寒霜剑就贡献了560点。

    “还是去野外转转吧,单靠刷每日,得等到猴年马月啊,最好是能在碰到几个差不多的野外BOSS,弄点属性药,魔教使者太抠了,一颗属性药都不给”

    郑晨一边向城外走,一边开始计算起了自己的游戏币,魔教使者贡献了400游戏币,算上之前自己存的230和口袋里的5金一共是635,刚刚买了秘籍又补充了一点装备,现在还有507,现在1金游戏币的价格好像都涨到2.7元了,玩了四五天已经赚了一千多块了。

    如果继续照这个速度下去的话,月底之前突破两千不是梦,老子都这么拼了,居然才赚了一千多,太慢了,不行,得想点赚钱的路子。

    郑晨随步走出城门之后,就漫无目的闲逛了起来,这混野外往委婉了说是闯荡江湖,说直白点就是瞎**混。

    在郑晨闯(瞎)荡(J)江(B)湖(混)的时候,距离奉天城大约三十里处的一个山谷中,却是人声鼎沸,厮杀之声不绝于耳。

    只见一名青衣男子手持长刀正在与上百人厮杀,男子身上虽然已经多处挂伤但却不落下风,身姿翻转长刀纷飞间总会有一名敌人被他砍翻在地。

    这时一个位于战圈之外的一男子举起手中的刀大喝道:“给我上!只要能杀了他,我就重重有赏!能不能爆驿站令就看这一波了!”

    原来这被百十来号人围攻的青衣男子居然是一个人形的野外BOSS!

    就在双方混战之时,山谷一处的草丛突然不规则的抖动了一下,随着杂草被一双手扒开,只见一双眼睛从杂草之间露了出来,这双眼睛就好像是一对监控器一般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战场的情况。

    大战就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又持续了越一个半小时,经过长时间的大战,青衣男子的招式变换明显不再流畅,灵巧的步法也出现了一些迟钝感,很显然他被这群玩家消耗的不轻。

    而之前的百十来号玩家也被青衣男子斩杀了大半,剩下的半数玩家也都一个个的喘着粗气,双方的状态都不是很好。

    “加把劲,他的攻击速度降低了,他快坚持不下去了!”

    “只要爆了驿站令,我们飞雪城就能建立驿站了!到时候我们就有属于我们的地盘了!兄弟们给我拼!”

    听着群人中不断传出的鼓励声,藏于草丛中的那人却是不屑的摇了摇头低声道:“飞雪城?名字倒是不错,就是人白痴了一点,现在是公测初期,于其耗费这么多的人力去越级击杀一个BOSS不如去找点小怪去杀,

    驿站令那可是建立城池的必需品,岂是那么容易爆的?一百来号人死了一大半,亏大了”

    大战还在持续,青衣刀客已是强弩之末了,而另一方的玩家也是死伤惨重,看来不出半个小时这场大战就能分出一个胜负。

    虽然这个人形BOSS很强,但是却依旧架不住玩家的群殴,随着一声哀号之后青衣刀客终于归西了,而飞雪城的玩家也仅剩下了不到二十人。

    BOSS挂掉的一瞬间,刚刚那个一直位于战圈外的男子就高声问道:“宝箱在谁那?宝箱在谁那?”

    “老大,在我这,现在打开吗?”

    “打开!看看有什么!”

    随着飞雪城老大的吩咐,只见一名玩家从锦囊内掏出了一个金灿灿的宝箱,二话不说就将其打开了。

    随着这名玩家的动作,宝箱顿时就好像是发生了井喷一般,一个个的物件不要命的从宝箱内爆了出来,金币、属性药满地都是。

    最后随着两道金色的华光闪过,一本武功秘籍和一个令牌似的东西被爆了出来。

    “驿站令,是驿站令!老大出了,出驿站令了!”

    躲在草丛后的男子一边盯着爆出来的驿站令,一边难以置信的嘀咕道:“我草,居然真的出驿站令了,虽然飞雪城死伤惨重,但一个驿站令加一本武功秘籍也算是有所回报了,何况还有那么多金币呢”

    看着手中流光溢彩的驿站令,飞雪之刃的心中充满了兴奋和激动。

    从进入游戏的第一天开始他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城池,但现实永远比想象残酷,驿站令太难爆了,难到让人发指!

    前几天,飞雪城的一名玩家意外获得了一个人形BOSS的踪迹,这让飞雪之刃本以失望的心再次燃起了斗志。

    得到消息后的当天,飞雪之刃就带人来围杀这个BOSS了,但BOSS的强大简直超乎想象,几十号人不到一个小时就被这个BOSS给打到团灭了。

    第一次失败的飞雪之刃并没有打算放弃,他知道,击杀这种级别的BOSS不仅仅要靠数量也要靠质量,他重新召集了一大批精英,准备好大量的战斗物资之后再次来到了这里。

    这一次飞雪之刃没有失败,虽然他是惨胜,但他还是胜了!

    看着手中的驿站令飞雪之刃都要哭了,这一次如果没有爆驿站令的话,那飞雪城就真的是损失惨重了,一百多名精英仅存不到二十。

    飞雪之刃小心的将驿站令收进锦囊内后,就打算再看看刚刚爆出来的武学秘籍

    就在他要翻开这本武学秘籍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破空之声,居然是一支利箭从不远的一处草丛中劲射而来。

    看到这支暗箭,飞雪之刃也不慌张,一边将武功秘籍收起,同时向后退了半步,正好躲开了这支暗箭。

    飞雪之刃刚刚躲开暗箭的偷袭,只见一个头戴斗笠的黑衣人从草丛中猛然窜了出来,随着一道寒光乍起,黑衣人的剑锋居然已经来到了飞雪之刃的跟前,速度之快宛若雷霆!

    “哼!就知道有人想当黄雀!”

    叮!

    飞雪之刃冷哼一声,举起手中的长刀向上一抬居然抵住了这迅捷的一剑。

    “受死!”

    飞雪之刃怒喝一声顺势将刀向前一带,接着反手一撩直逼黑衣人的面门而去。

    黑衣人见状急忙停下了脚下的动作,腰身向后一仰,随着一声割裂之音,黑衣人头上的斗笠居然被这一刀给撩成了两段,如果黑衣人向后仰的幅度再小那么一点点的话,被断成两节的就不是一顶斗笠那么简单了。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虽然只是两招,但双方都已经确定对方定是高手了,而且还是有过实战经验的高手!

    飞雪之刃冷着眼看着面前的黑衣人喝道:“看阁下也并非等闲之辈,为何还要做这等偷鸡摸狗的勾当?也不怕被人耻笑?”

    黑衣人右手持剑,左手轻抚了一下脸上的黑巾,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道:“我只是一个贼寇而已,偷鸡摸狗正适合我,倒是你,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只会打嘴炮的老大,没想到有两把刷子”

    “哼!我早就知道今天的事情不会这么顺利,就一直没有参战,就是怕有人过来趁火打劫,小子,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难道你没听过贼不走空这句话吗?”

    黑衣人的话音刚落,脚步轻转之间,整个人宛若游龙一般向着飞雪之刃冲了过去。

    叮叮当当!

    几招之下飞雪之刃心中大惊,这黑衣人的招式甚是狠辣,每一招都直攻要害,根本不留一点情面。

    “哼~!”

    缠斗之间,黑衣人突然轻哼一声,语气中充满了不屑和得意。

    下一刻,黑衣人猛然以左脚为支点身体一转,右脚宛若一条鞭子一般向飞雪之刃抽了过去。

    飞雪之刃也不慌张,嘴角微微一扬,不退反进整个身体向前一探,右手的长刀居然直逼黑衣人的咽喉,居然用出了换招的打法。

    黑衣人知道,如果自己继续进攻的话,虽然能踢中对方,但对方的刀也一定能割断自己的喉咙,不划算!

    说时迟那时快,黑衣人居然在出了半招之后猛然变招,右脚直接收回蜷曲起来,而一直用于支撑身体的左脚猛然在地上一蹬,同时腰身向后一翻,整个人居然横在了半空中,飞雪之刃的这一刀几乎是蹭着黑衣人的鼻尖刺了过去,虽然只差那么一点点,但这一刀还是落空了!

    砰!

    这时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原来黑衣人在半空中居然将蜷起的右腿猛然伸直,随着黑衣人的动作,右脚狠狠的蹬在了飞雪之刃的胸口之上。

    胸口中招的飞雪之刃连连倒退,而黑衣人也借着这一蹬之力飞身退去,一个漂亮的左手单手后翻,居然毫发无伤的落地了。

    稳住身形的飞雪之刃心中大惊,刚刚明明是自己占了优势,但却被这黑衣人硬生生的扳了回来,自己反倒是输了半招!

    此人的临阵反应能力不一般,不但如此,从身法上看定是经过了多年训练,北国区的高手自己认识不少,但没听说过这号人啊!

    “老大你先走,我们挡住他!”

    见飞雪之刃已经处于下风了,飞雪城的玩家急忙高呼着站了出来摆起了一道人墙,将二人分割开来。

    “哼,一群强弩之末还想做最后的抵抗”

    黑衣人轻蔑一笑,猛然向人墙冲去,众人见黑衣人冲了过来,也不含糊一个个都提着武器冲了过去。

    砰!

    只见黑衣人右脚猛然一踏地面,他周围的几人瞬间被震飞了起来。

    唰!嘶!噗!

    三道剑光闪过之后,三名飞雪城的玩家直接就在空中被击杀了,于此同时黑衣人直接突破了人墙,纵身高高跃起右手长剑一指,直逼飞雪之刃而来。

    快!

    太快了,黑衣人完全不给飞雪城成员们组织队形的时间,没有组织的团队就是一盘散沙,在黑衣人快若惊鸿的攻击之下,人数上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了!

    狠!

    黑衣人突破人墙的时候只出了三剑,但每一剑都是一剑封喉。

    准!

    黑衣人将时机把握的太准了,发动攻击的时机,招式变换的时机,一切的一切都是恰到好处,刚刚那踏击地面的一脚明明就是一种武学,但他却一直掐在手里没有用,估计就是在等现在。

    就是在等飞雪城的成员们出来保护飞雪之刃,人都有一种心理,那就是受到保护的时候心中的警戒心会微微放下,随着保护级别的不断提高,警戒心也就会慢慢的消失掉。

    黑衣人想要的就是飞雪之刃这放下警戒心的这一刻!

    就算飞雪城剩下的二十人不在是全胜状态,但怎么说也是二十人,飞雪之刃没有想到自己还没跑出三步,黑衣人就已经突破了这二十人的防线。

    “糟糕!”

    飞雪之刃心中大惊,急忙扭身抽刀格挡。

    叮!噗!

    飞雪之刃扭身的一瞬间就将手中长刀竖在了自己的咽喉前,因为他已经判断出对方这一招的位置了,然而他却依旧没有能挡下这一剑。

    长剑伴随着一道流星般的剑芒直接洞穿了飞雪之刃的咽喉!

    原来,黑衣人这一剑居然直接刺穿了刀身!

    处于濒死状态的飞雪之刃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死在这种方式下,对方的剑居然直接刺穿了自己的刀身,自己这把刀已经算是不错了,可在对方的剑下却好像是纸糊的一般。

    这把剑的锋利度到底有多高?

    随着黑衣人毫不留情的拔出长剑,飞雪之刃最终带着满脸的不甘和无奈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看到老大已经死了,仅存的十几名飞雪城的玩家也知道,自己就是上了也是送的货便纷纷想要退去。

    但在退去之前,一名飞雪城的成员对黑衣人抱拳问道:“阁下既然敢做就要敢当,可否报个名号,日后也方便我们去讨教!”

    黑衣人把玩了几下手中刚刚搜刮来的驿站令,看了两眼飞雪城的玩家后,用满不在乎的语气道:“我?我就是一个无耻贼寇,没事喜欢干点下三滥的勾当,和你们这些大帮大派比不起,如果你们想讨教的话,下次打BOSS的时候我一定到场”

    黑衣人说完就将驿站令收回了怀中,右手很是随意的将已经归鞘的宝剑抗在肩上,居然就这么施施然的走了,只留下一群满脸不甘的飞雪城玩家和飞雪之刃的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