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章 无名无姓非神非魔

    她原是蔷薇,没有姓,只有名,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若是在闹市的街头大喊一声‘蔷薇’,指不定有十个八个女人回头。而她就是蔷薇,师傅说,她是由天界无念海的三朵蔷薇花、两滴永生泉水、三根上古龙骨和阿星所赠的一魂一魄炼化而成。因此她虽是花灵,却浑为龙身,通晓腾云驾雾呼风唤雨之术。然则这并不能掩盖她非神、非魔、非妖、非仙、非鬼、亦非人的事实她本就是不属于六界的任一生物,她不过是师傅为了保护阿星才有意而为之的造物。

    师傅说,浩浩江水留客止,于是她便随之姓江;阿星说,‘蜜’乃花之泪,于是,她便叫‘觅’。

    “我姓江,你可以叫我阿觅。”

    她却从未告诉过阿双,她的全名,叫做江不觅。

    这一路向东,阿双问过她无数的问题,却从未质疑过她的回答是真是假。他曾经问过她,既然她能飞,为何不腾云驾雾,高歌猛进,直达东海。她一笑置之,声称若长时间动用灵术,便会被神界发现,即刻捉拿归案。

    她并未告知他,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师傅与神界约定的日子,还有漫漫的三百多天可以消磨,她便不急着去东海送死。她并不畏惧死亡生死一如射出的弓箭,在越过了至高点后,已如抛物线般下落,是万物皆不可避免的结局,哪怕是寿比南山的神祇和恶魔万物皆有终,唯有直视死亡,才能战胜死亡。

    话说回小山坡上的夜谈,江觅继续说道:“撇去那些不谈,因《一号条约》之限,师傅不得现真身之力,才选择取迂回之法,化符咒为力量,统称为咒术。‘空谷’是他为了我这段漫长的旅行而创造,用来存放一些身上背不下的行李。”

    “使谷空,成空谷,那你又是挖空了什么来存放这些实物?”几天来,他们采野果喝溪水,风餐露宿,江觅并未提起过这件事,想必是更了解自己后,才想着坦白。阿双这么想着,眼神已是黯然。

    “唔我有几多不那么愉快的记忆,全数被我掏空,置换成了虚幻,来放些对我而言真正有意义的、有趣儿的物什。”说到这儿,江觅倒因为几分炫耀而兴致勃勃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阿双愈来愈沉的脸色,“你看,这杜鹃花一如刚刚采撷,哪怕是我到了东海,也能看着鲜艳,多好。”

    “在我的心里,那片杜鹃林山花烂漫,永开不败,是我永远珍惜、永不会忘的真实。倘若你称之为虚幻,称手中握花才有意义,那我与你,道不同不相与谋。”

    他就差说出那句“早日分道扬镳才好。”

    阿双此时还说不清楚自己的所思所想,很久之后,他才想明白山坡上他想告诉江觅的话应是如此你不珍惜的记忆,正是我求而不得的。记忆之于人的特殊,正是因为它五谷杂陈,既有悲伤也有欢愉、既有失落亦有昂扬、既有痛苦也有甜蜜、既有消亡亦有新生。人的一生,正是因为经历过此前种种,才能真正释然超脱,走进新一次的轮回。

    “阿双”江觅眼含清泪,目光灼灼,她蓦得注意到了他一直挂在腰际的羽生结,只能长叹一声,“是啊,你是人,而我”什么都不是“我因前路孤单,才硬是把你带在身边,许是难为你了。明日晨起,你去找你的翼州府,我去寻我的东海,我们好聚好散,如何。”

    阿双听闻,又气又急,叫道:“你不懂,我们最大的分歧不是因为你是神我是人,而是在于,我珍惜的东西你丝毫不在乎!我可以执着于追寻过去,也可以放手前行;但是,你只看得到前路,却看不到我。”

    四下登时寂静。许是察觉到了‘龙女’的悲愤,隐然息声。

    江觅默然无语,只在心中悲泣。她用手背轻轻抹去泪水,梨花带雨,看得阿双心里一揪‘阿双,是你不懂。我无名无姓非神非魔,我的过去无足轻重,而我的未来我没有未来了。我只有现在,和你的相处的每时每刻,都是我留给世界,最后的温柔。’

    这一夜更深露重,两人各怀心事,睡得极浅,即使如此,待得阿双睁开眼睛,天已大亮。他身边空落落的,已无那个环佩玎珰娇俏可人的少女,一时间少了她在叽叽喳喳,甚是冷清。他左顾右盼,只见得身边落了一张红色的符咒,正是江觅前几夜用来维持温度保护周全的咒术。他沉默着捡了起来,纸符一触碰到他的肌肤,便生闷气般化为灰烬,往天空飞升而去。

    他突然很想她。想得心如刀绞,五内俱焚,恨不得直接从山坡上滚下去,天旋地转,直直滚到山脚。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提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阿双独自一人,徒步走在平原之上,一步一步,固执地依旧往东边行去,从清晨走到日暮,再从日落走到晨起。平原上,有几个未加冠礼的孩童正在放纸鸢,飞燕形状、蝴蝶形状的纸鸢在天空中高高低低地飞着,给灰红色的天空平添几分活力。

    阿双驻足而立,仰头不语,他在思索,不知是放飞之人给予了纸鸢上天的机会,还是手执棉线的人禁锢了纸鸢的自由。

    正在这时,飞燕状的纸鸢被刮断了绳子,从天空中缓缓下坠,孩子们惊呼着往那个方向追去,而那个方向正是条江。

    阿双不由自主地往江边走去,刚靠近水边,忽的水面下伸出一根湿漉漉的水草,生拉硬拽,倏地一下把他拽入水中。岸边孩子们惊叫着逃离。

    水流湍急,无法呼吸,阿双一直被拉到八丈之下,他只能眯着眼睛,从布靴里抽出匕首,去割水草。

    噗啊啊阿双一口气没有憋住,将肺中的空气吐出,又被水压呛了一口的生水。意识迷离间,匕首不仅割断了水草,亦割下了一块皮肉,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水,神智被激得清醒了些。

    他仰着头,发丝在水里上下漂浮,只见阳光形成的光斑之下,一条珍珠白色的巨龙正向他扑来。血红色在青白色的水中一圈一圈漾开,与金色的阳光,形成一幅亦静亦动的诡秘画卷。

    “江觅”阿双喜上眉梢,连连喝了几口生水,意识渐渐褪去,眼前只剩一片黑洞洞的虚无。

    从孩子们的角度,只见远处江面上白光一闪,一条白龙从江水的方向一跃而起,盘旋着飞到空中,叼着一个人的后脖子,从半空中落下,放到草木之中。

    江觅化身为龙,本是按照师傅吩咐,定期在人界留下些许气息以示东去便于安抚神界。她离着西边的小城越远,引着神界的目光越远,阿星和师傅才能得以隐藏,高枕无忧地藏到云深雾绕的空谷之中。她并不知,这一叼一放,让阿双误以为,无论她走得多远,他们都会再次相见。

    待得阿双神智清明,睁开眼睛,阳光刺眼,他已是被救到了岸上。小白龙正用尾巴不知轻重地捶着他的胸口,差点把他的肋骨给捶成两截。

    “疼”阿双好不容易喘上一口气,赶紧让江觅住手。没淹死就算了,要是死在江觅的手上,这到了阴曹地府可该向谁去伸冤去。他咳嗽了几次将水咳出,才发现小白龙正龇牙咧嘴地将他圈在自己的龙身之间。

    “江觅”

    小白龙睁着大大的眼睛,扭过头来,直直地瞪着阿双。一人一龙,相互凝视,风声消失了,水声消失了,一切周遭都烟消云散,他们两个痴痴地看着对方,仿佛过了千年万年。

    啪

    小白龙长尾入水,刹那间搅得江水滚滚,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深可见江底的泥沙。阿双一惊,打了个哆嗦。

    “不出来是不是?”龙身的江觅发出了少女江觅的声音,着实违和。不过要是听到是一声粗犷的怒号,阿双估计更不知该如何再与人形态的江觅对话。

    不得已,一个水做的气泡从江底上浮,落到地上。术士打扮的少男少女一个手执长剑一个手执长鞭,以防守的姿态,不卑不亢地面对着江觅。

    “大胆妖魔,竟敢破坏水系,视水底生命为芥草,”陈秋莲一抖长鞭,那鞭子便化作柳枝,向他们扑来,那柳条密密实实、枝枝节节地将一人一龙束缚,阿双瞬间动弹不得,“我看你们还敢造次。”

    “是草芥,不是芥草。”同门的师兄陈朗生握着长剑纠正陈秋莲道,他的姿态上未曾松懈,言语上却已放松下来。

    江觅原本气得通红的眼睛逐渐恢复成草木般的绿色,她望着方才还平静的江水,便没有动。

    “为何与阿双为敌?为何要把他拽入深水之中?为何要称我们是为妖魔?”

    阿双试图挣扎,哪知那柳条裹得越来越紧,将四肢包裹得层层叠叠,只露出他的头颅。

    “因为你们就是妖魔,”陈秋莲斩钉截铁地说着,掏出伏魔灯,那跳动的烛火,分明指着他们的方向,冒着莹莹的绿光,“只有遇到妖魔,这伏魔灯才会被点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