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12章 雁天悲歌·悲情剑客

    韩堂留在平阳城的弟子,此刻已是群龙无首,瞬间成为待宰的羔羊,凌岳相信,丧失根基的韩堂再也无法在雁天派立足了,就算他侥幸不死杀了自己,也无法在雁天派东山再起。

    酣战中的韩堂突然听见马鸣声,立即撤了出来,看着门下弟子整整齐齐的尸首,不禁怒火中烧,准备回身去追。萧夏见状,飞身拦了过去,手中长剑如游龙般施展开来,紧紧地缠住韩堂,他很清楚,这是三大家族生存的唯一机会,韩堂一旦追上凌、沈二人或是及时回到平阳城,等待他们的将是一片尸山血海。

    他并不介意成为凌岳、沈青两人的垫脚石,最起码他们不会对萧氏一族赶尽杀绝,在多年的争斗中,萧氏一族从来都是向外扩张势力,从不与他们争锋。

    暴怒的韩堂立刻施展出最凌厉的攻招过涉摧兰,直逼萧夏的要害处,虽然暴露出自己巨大的空门,可是若非势均力敌的敌手,永远都不会有机会触摸到自己露出的空门,正如涉深水而行至险,以摧古拉朽之势孤注一掷地攻向敌手。

    如果说韩堂起初还有担心凌、沈二人背后偷袭的顾虑,此时他已无所顾忌,放眼四方,绝没有人能够在他杀死萧夏之前对自己突施暗算,哪怕是隐藏在暗处。萧夏自知难逃一死,瞬间变换招式,使出渐水无生刺向韩堂,他已经做好了和韩堂同归于尽的准备,可是他高估了自己。

    漫天黄叶被强劲的内力席卷着横空乱舞,它们瞬间感受到了浓血的温度和强烈的腥味儿,一柄长剑突然刺穿了韩堂的身体,对方的心脏已被自己紧紧抓住,他看着刺入自己身体的长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分明已经躲过了萧夏最后的致命一剑,来不及抬头看一眼敌手,他的手已渐渐松开,整个人沉沉地倒了下去,来不及细想,更来不及后悔。

    萧夏出剑的刹那,明显地感觉到被一只手推开,心下一惊,扭头正见一个带着面具的人倒在地上,急忙转身跑了过去,看着熟悉的身形,萧夏缓缓揭开面具,竟是满脸的绷带和纱布,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纱布背后赫然是一张没有人皮的脸,泪水顿时淌了出来,萧夏抱着尸身,口中不停地喊着:“爹”

    凌灵看着萧念微身后被破了一个大洞的金丝楠,瞬间明白树里面为什么会空得那么快,不得不佩服萧念微的缜密的心思,也不得不看清自己面临的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横飞的黄叶还未落尽,枯树的悬皮还未落下,然而这一切已经结束了,可结束也恰恰意味着新的开始。

    一股说不来的落寞涌上鲁一的心头,看着自己的仇人一个一个死在自己眼前,按理说自己应该高兴才对。也许那并不是什么仇,而是一种命运,成为别人手中棋子注定的命运,只不过这一次恰恰砸在了他老爹的头上,若是什么时候砸在了自己的头上,自己又能不能摆脱呢?

    凌灵看着萧夏抱着萧念微的尸体朝宗庙楼缓缓走去,轻叹一声,拍了拍鲁一,说道:“走吧,也不知道城里怎么样了。”

    鲁一掉转马头看了看身后的二十多具尸体,问道:“他们也算得上是韩堂手下顶尖的高手,为什么却如银样蜡枪头那般,一点都不中用,还是你爷爷武功太高了?”

    凌灵叹道:“他们中的大多数原本也不过是一介草民,有什么根基,拜入门下无非是为了活得更像个人样,可是这些开宗立派的师父里又有几个是毫无保留的?各家的绝学大多是子弟单传,他们学到的不过是纸糊的鞋底,些许皮毛罢了,走吧。”

    两人进入城中,见和往常并没有任何不同,街市上依旧人来人往,小贩的吆喝声依然熟悉,城南茶摊的李老头裁了身新衣裳正了呵呵地从裁缝铺里出来,凌灵不免觉得奇怪,韩堂手底下少说也有上千号人,难道全部都甘愿束手就缚,还是说?

    这般想着,不自觉地加快了速度朝家里奔去,鲁一不明就里,只得紧紧地跟在后面,两人回到家中,见凌岳和沈青正在厅堂坐着,连忙上前问是怎么回事。

    沈青说道:“我们进城后,便悄悄潜入城中找到了掌门,请他出面说清事情的原委,你是知道的,派中弟子素来识大体,又见掌门亲自出面,纷纷悬崖勒马,投入你爷爷和我的门下,毕竟谁也不想自寻死路。”

    凌岳皱了皱眉,开口问道:“他们怎么样了?”

    凌灵轻叹道:“萧念微”

    听沈青提起雁横,鲁一暗道不好,来不及跟众人说,便急忙转身朝雁府跑去,等到的时候,只见兽头大门尽开,里面一片萧索落寞,只单单剩下一个花农呆坐在门槛上,连忙跑过去打听雁横在哪里,花农目光呆滞地说道:“掌门?这么多年哪里还有什么掌门?走啦,都走啦,只撇下我一个老婆子在这里。”

    鲁一满院子地疯找,只在雁横的卧室里找到一封信,上面只写着几个字:再见了,雁天派。回到凌府,凌灵见鲁一失魂落魄的样子,忙上来问,众人看了雁横留下的信,纷纷沉默不语,凌岳长叹一声,摆了摆手,跌跌撞撞地朝后堂走去。

    沈青见状,默默地转身离开,回到家立即将众人打发出去了,独自进入卧室一头躺了下去,想起自己从老爹手中接过重任时的豪情壮语,想起二十多年前笑傲江湖的风云岁月,想起如今支离破碎的雁天派和不知所踪的掌门,两行老泪不禁纵横开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竟沉沉地睡去,只是这一睡,便再也没有醒来,他的人头不知在什么时候被谁高高地悬在了城头上。凌灵盯着沈青的人头看了半晌,吩咐凌啸道:“啸叔,清查所有从韩堂门下转投的弟子,让沈家也给我仔细地查一遍。”

    凌啸应命而去,鲁一问道:“你怀疑是韩堂手下的人做的?”

    凌灵叹道:“我不确定,只是韩堂待人从不吝惜,难保没有几个为他效死命的,若在平时倒也没什么打紧,可依爷爷眼下的状态,也就难说了。”

    说完,望了凌岳一眼,正缓缓地朝自己身后方向走去,依旧摆了摆手,鲁一连忙跟了上去,没走两步,只见凌岳突然回头,目露凶光地瞪着自己,只得退了回来。

    凌灵见状,连忙安慰道:“你别介意,就让爷爷静一静吧,我们先回去,在他休息的时候加强戒备,料想也没什么大碍。”

    凌岳漫无目的地走着,突见一柄长剑从身旁刺来,立即警觉起来,伸出双指稳稳地将剑尖夹住,冷冷道:“武终,你是找死么?”

    武终冷哼一声,说道:“我受韩长老厚恩,如今他已被你们害死,我又何必吝惜这条贱命,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定要替他报此大仇!”

    凌岳问道:“沈青也是你杀的?”

    武终答道:“是我!凌岳,六大长老如今只剩了你一个,你不觉得孤独么?现在活着对我们来说只不过是一种煎熬,本想着杀了你就去下面找韩长老,如今看来,只能含恨而去了!”

    说完,闭上眼睛等着凌岳杀他,凌岳继续往前走着,缓缓道:“你走吧,我唯一的儿子,到现在还没有查清楚死因,我是死不了的。”

    武终听说,高声笑道:“十几年了,能查出来早就查出来了,今年你已经七十多了吧,就算老天爷再给你十几年时间,也同样查不出来,在这方面,你们家可是有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若惜死,便孤零零地活着吧,我先走一步。”

    凌岳正想回身去拦,剑尖已没入武终身体,嘴角仍挂着一丝残留的微笑,凌岳呆呆地怔了半天,仰天长叹一声“雁天派!雁掌门!”运足内劲,猛地朝自己天灵盖击去,缓缓倒下

    约摸过了一个时辰,凌岳门下弟子发现老大尸体时,吓了一大跳,飞一般地跑了回去禀告大小姐,凌灵正和鲁一加强府上的戒备,猛听得噩耗,急忙带人来看。

    凌啸左右查看半天,才哽咽道:“大小姐,老太爷是自尽的。”

    鲁一紧紧握住凌灵的手,期盼能给她几丝温暖,凌灵轻轻地将他的手挪开,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沉声道:“传令所有弟子,即日起为老太爷举孝百日,违令者杀无赦!”

    众人听见,立即行动起来,鲁一暗中草草将武终埋了,也帮衬着凌啸他们开始忙活,百日之中,从上到下竟没有一个人偷奸耍滑,谁也不想傻头傻脑地去试探这位大小姐到底深浅几许。

    诸事完毕后,凌灵正找鲁一和凌啸商议从平阳城迁往绛城的事情,忽听弟子来报,沈家的大公子和三公子突然暴毙,二公子沈密已执掌沈家,正在为他们发丧。

    鲁一暗道,这沈密究竟何许人,竟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自己的哥哥和弟弟同时除掉,我们居然没有听到半点风声,还真是三毛七孔不外露,心机藏得够深啊。

    凌灵听说,猛然想起一件事来,命弟子等沈家丧事完毕后,请萧夏和沈密前来府上商议,务必请他二人亲自走一趟。弟子领命,便时刻放在心上,不敢稍有懈怠,日子一到,即刻出发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