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10章 雁天悲歌·移花接木

    第二天清晨,鲁鸣一忙活了一夜刚刚睡下,凌灵便早早地起来了,今天她起得比以往任何时候起的都要早,心中有了强烈的期盼,精神自然也亢奋了许多。

    她没有跑去门外张望,也没有吩咐门下弟子注意一个四十来岁,面庞精瘦,眼神却不一般的冯裁缝,她甚至都没有跟任何人提到过这件事和这个人。

    不是为了保密,这本身就谈不上是什么很重要的秘密,而是为了看看这个所谓的裁缝胸中丘壑究竟有几许深,一个连门都进不来的人,又何谈补那布满窟窿的天。

    “见谅,见谅,在下来迟了,竟劳烦姑娘枯等,该死,该死。”冯裁缝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无妨,前辈请坐。”凌灵客气地说着,心里不禁高兴起来,小小机关果然被他识破了,否则绝无可能一声不响地进来。

    “在下原本还在担忧,姑娘是否真的能做出在下需要的针线,今日一早听闻醉天楼换了个老板,据说还连累了派中的柳堂主,两人都被逐出绛城了,如此雷霆手段,若是在下再担心,岂不是杞人忧天了?哈哈哈!”冯裁缝兴高采烈地说着。

    “只要鸣一哥哥没有让前辈失望就好,不知前辈准备什么样的针法,能补补风影派的窟窿?”凌灵笑问。

    凌灵自信眼前这个冯裁缝对自己是充满信心的,所担忧的不过是从未显山露水的鲁鸣一罢了,凌灵一向相信自己的眼光,他骨子里透出来的那股劲绝不是大多数人都有的。

    “第一种针法水火相息,先替姑娘把风影派的整个架子弄得更稳一点。一直以来,武林各派都是以武功高低来定等分级,长老、堂主、香主都是派中武功上乘的人。可是说到底,武林中人他首先是一个人呐,又岂能将四肢发达当做首选条件呢?论武功,童蒙派掌门岳童的武功可不在萧念微之下啊,更不用说是萧夏了,不过是这里差了一点点。”冯裁缝拍了拍自己脑袋,笑嘻嘻地说着。

    “若是不将武功上乘的人置于高位,他们又岂能心服口服?武功稍弱的人又怎么能镇得住他们呢?”凌灵不解道,冯裁缝所说的,她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嘿嘿,姑娘说的是,他们心里的这股怒火,还得用些不一样的水给扑扑。姑娘可以将派中顶尖高手尽数挑选出来,任命武功最高的人做护派长老,给他们在派中最尊崇的地位和最优厚的赏赐,专奉掌门令职司护派、执刑等事,他们就算有些怨言,又岂能发作得出来?”冯裁缝看着凌灵不断前倾的身子,笑着说道。

    “其他人各归各堂,事关派中内务听命副掌门。若是事关其他门派,自然由掌门决断,这样一来,内外有序,互相隔断却又互相牵制,岂不更加稳固些?”冯裁缝继续说道。

    “照前辈所说,是否还需要找出一位传功长老,挑选资质好些的弟子,传授本派上乘武学,专司门派争端诸事呢?既可牵制护派长老,又可以让本派在任何时候都不至于暴露空门。”凌灵说完,冯裁缝立刻大笑起来,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赞。

    鲁鸣一睡醒后不见凌灵,料想必在书房里等那裁缝,便走了过来。才到窗外,听见两人谈话,不禁感叹连连:同样都是娘胎里出来的,同样都是一个脑袋,为什么长着长着,这脑袋瓜子的差别竟然会这么大。

    “哈哈哈,好一个冯裁缝,跑到这里做得好大的买卖。”鲁鸣一正准备进去,忽见一条人影左拐右弯地进了书房,身法奇快无比,惊得连忙跑了进去。

    “水墨迷踪?”冯裁缝失声道,待身影站定后一看,来人却不是“墨癫”张牧,而是一个三十岁的青年大汉,腰间并没有装满杀人墨汁的玉葫芦,而是悬着一柄短剑。

    “听闻水墨迷踪乃是张牧前辈的独门绝技,他又怎么会难道?”凌灵疑惑地看着冯裁缝问道。

    “此人正是张牧前辈唯一的嫡传弟子吴楚。你怎么也来了?”冯裁缝向凌灵解释完,转向吴楚问道。

    “只许你来得,就不许我来?放眼当今武林,似凌掌门这般的少女英雄还有几人?偏要你转世投胎,却让我做孤魂野鬼麽?就你那两下子,最多只能让凌掌门做个白富美,还容易招惹强盗窥伺,如何能保长久?”吴楚愤愤地说道。

    凌灵和鲁鸣一被两人弄得如聋子打岔般,半点听不明白。眼前的两人明显是熟识的,可又是什么关系?看起来并不是那么融洽,吴楚又为什么突然来到风影派?

    “好好好,你厉害你来。”冯裁缝扭过脸去,不再说话。

    “两位既然来了,便是我风影派的贵客,来日方长,又何须相争,不知吴大侠突然造访敝派所为何事?”凌灵对吴楚抱拳施礼道。

    “嘿嘿,要说他啊,虽说是个穷苦出身,可真是一个千年难遇的奇葩种子。腆着脸皮好不容易成为张牧的入室弟子,学了水墨迷踪,师父要教他如何制墨用墨,要知道张牧墨水的秘密可是武林中的一个谜啊。这小子可倒好,说师父用的墨水太阴毒,男子汉大丈夫要行的正坐得直,倒不如他腰间的短剑实在,当场就被师父逐出师门。”鲁鸣一听着冯裁缝说,心想这吴楚倒是个实在的血性汉子。

    “这小子不知道哪里来的怪癖,就喜欢那种被人围着崇拜的感觉,要他做个不留名的独行大侠,简直比登天还难,更别说是淡出江湖了。他被逐出师门的这些日子,四处浪荡,非得投入某一派门下,可是人家一听说水墨迷踪,谁还敢收留。在当今武林,又有哪个不要命的敢拿自己和张牧相提并论的,一定是处处碰壁,才找到姑娘你这儿来了。”冯裁缝继续说道,听得凌灵不禁笑了。

    “掌门,你笑什么呀。我师父并不是像你们想的那样,况且只要你愿意收留我,我保证风影派从此傲视整个武林!因为,我愿意将水墨迷踪传给风影派弟子,届时又有谁还能挡住我们的脚步?”吴楚急忙说道,在他眼里,自己已然成为风影派的弟子。

    众人一听,不禁捏了一把冷汗,这真是一个不要命的想法,水墨迷踪是张牧的独门绝技,若让他知道风影派这么不要命地在刀尖上耍把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来成全自己了。

    “你们先听我说完,我问你们,你们杀得死一只老鼠吗?可如果是一万只呢?”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弄得三人云里雾里,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是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这不就对了嘛!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千只万只呢!若是将本派最上乘的武学教给一批最有根基的弟子,你们说会怎么样?武林中还有谁敢挑战我风影派!你们也无须担心,但凡上乘武学,必定是循序渐进的,只要上层功法不外传,自然是没问题的!我不正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么?水墨迷踪共分六重,师父只教了我五重,别小看这一重,差别大了去了!但是本派弟子若学上个三四重,对付其他门派那些小虾米,绝对是泰山压顶!”吴楚激动地说道,最后一重正是如何通过发丝用墨汁杀人!

    话一出口,凌灵眼前一亮,吴楚所说的,不正是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吗。况且萧蕊儿曾经说过,水墨迷踪正是从《风影谱》变化而来,想来两种武功内力并不相冲。若要让风影派迅速崛起,必定要突破陈规旧制,以自己的心智,只要稍加制衡,想来也是一条可行的法子。

    “好!冲吴大哥这份豪情,我便收你入门,出任本派传功长老,就算张老前辈要来寻仇,也由我凌灵一人承担!”凌灵已下定决心。

    “我就说掌门不是寻常人,这不同寻常的路,就得这种不寻常的人来走。”吴楚高兴得要跳起来。

    “此事万万不可!”一个沧桑的声音传了进来,凌啸正准备找凌灵商议如何整顿派中内务时,听见吴楚的建议,惊吓不已。

    “大小姐,如果你从他们所言,将本派绝学传给其他弟子,无异于自掘坟墓,早晚必定生乱啊!他们能替你扫平武林,也有可能反噬于你啊!难道你忘了韩堂是怎么死的吗!”凌啸捶胸顿足地喊道,他实在想不通如此精明的大小姐怎么会这么容易让这俩人蛊惑了。

    “鸣一哥哥,你看呢?”每当有分歧或者有疑问的时候,凌灵总爱将问题抛给鲁鸣一,不是她没主意,她只是希望鲁鸣一能够支持他。

    “灵儿,啸管家所言不无道理。其他的倒好说,只是传功,确实须得三思而后行。”鲁鸣一说出了自己的忧虑,毕竟近日发生的事情太巧合了,两人同时来投奔,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我只要七十名弟子就够了!”吴楚坚定地说道。

    凌灵对鲁鸣一关键时刻的机智显然很满意,微笑着转向吴楚时,得到了她想要的结果。可是她不知道,鲁鸣一并不是机智,只是在面对可能威胁到生存的问题时,他远远比自己谨慎得多!

    凌啸不再说话,阴沉着脸缓缓走了出去,他知道再说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大小姐的脾气,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