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6章 雁天悲歌·水墨迷踪

    清晨,弥漫的水雾为大地增添了几分神秘,行走的人们哪怕睁大了眼睛,也未必看得清楚这神秘背后到底是繁花还是陷阱,尤其是眼破苍穹和脚踩云雾的那些人。

    雾珠飘过凌灵的眼帘,长长的睫毛上挂起了粒粒细珠,若在平时她一定会拿起镜子好好地欣赏一番,可是眼下她却顾不上。

    “哎哟,什么风把凌大小姐给吹来了,快请!快请!”韩府守门的弟子看着急匆匆跑来的凌灵,客气地说道。

    “不必了,说完我就走。”凌灵上前几步,贴近守门弟子的耳边细说了一番,看着守门弟子使劲地往里面跑,她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对深深的酒窝。

    渐渐地,朝霞驱散了浓雾,轻舒曼卷的云朵乘着微风遨游在霞光的世界里,韩堂迎着晨曦早早地出发了,带着座下最精锐的堂口—夺命堂,虽然只有区区二十个人,却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出门不多时,便远远望见凌岳和沈青领着座下八堂弟子在约定地点等着自己,韩堂开怀一笑,就冲这一点,他以后或许可以对这两个老不死的客气一点,让他们混个寿终正寝。

    “两位长老果然忠勇可嘉,韩某代掌门向两位表示感谢。”韩堂快马向前,向凌岳和沈青抱拳施了一礼,在他眼里,掌门之位很快就是自己的了。

    “韩长老不必客气,我爷爷说了,如今的雁天派全靠韩长老撑着,有韩长老在我们便无忧,像这种冲锋陷阵的粗活自然不能让韩长老来做。”凌灵笑嘻嘻地说道。

    “哈哈哈,凌兄,灵儿这张嘴可是越来越乖巧了,还是你老兄有福啊!”韩堂拍着凌岳的肩膀爽朗地笑了,凌岳连连摆手赔笑。

    “闲话少说,出发!”凌灵高喊一声,已快马在前了。

    当韩堂杀气腾腾地领着众人逼近萧家老宅时,整座宅院空无一人,只有萧夏一人横剑挡在门口。韩堂不禁迟疑起来,他猜不透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还是说他自知死路一条,将家人和门下弟子都转移了,可是他为什么不跑,这样岂不是看起来更加合理些?凌岳和沈青相视一眼,单手一挥,已有门下弟子立即将萧家宅院围个水泄不通。

    “韩长老,听说这小子天分极高,胜出念微老儿许多,今日我和沈长老可要好好地领教领教!”凌岳抢先说道。

    “天分极高?哼!今日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天分极高!”话音未落,韩堂已攻了出去。多年来,他从未展现过自己真正的实力,可是现在,他要让这两个人知道,天分极高四个字不是人人都当得起的!

    萧夏冷笑一声,斜身轻松闪了过去,对韩堂的实力他不敢掉以轻心,可是他眼前的使出的招式却是极保守的打法,如果要用一个字概括的话,那就是“慢”。韩堂见萧夏只顾躲闪,也不着急,依旧不紧不慢地朝着萧夏的下盘攻了过去,手下虎虎生风。

    十几招下来,萧夏不禁皱起了眉头,他实在看不出来这是什么武功路数,凌岳不禁惊出一身冷汗,凭借多年的经验他感觉到,越是不按套路出牌的武功越是危险,韩堂的攻势中虽然缓慢,但却无懈可击!

    正是韩堂独创的《泽风摧兰手》,由六套武功手法组合而成,每套手法分三十招,刚刚使出来的正是“白兰献祭”,讲究的是稳扎稳打,看似平淡无奇,却是在暗中激发自身潜力,汇聚真气,越战越强。

    渐渐地,韩堂招式一换,依旧平淡无奇的掌法中却多出了细微的变化,每一招里都隐藏着其他招式,如行云流水般施展开来。正是第二套手法“枯杨生秭”,看似无用且容易闪躲的招式中却暗藏着玄机,每一招使出后的变换速度比出手的速度要快得多。萧夏暗道不妙,他已经躲不过每一招中连贯着的另一招,立即抽出腰间软剑朝韩堂要害处攻了过去。

    韩堂嘴角浮现一丝微笑,看来这家伙的轻功也不过如此。凌岳朝沈青微微点头,二人几乎同时飞身而出,朝身后的夺命堂弟子杀了过去,没有血肉横飞,没有惊呼惨叫,没有血流成河,不到几口饭的功夫,二十名好手便安安静静、整整齐齐地躺在地上,尚未闭合的眼睛里充满了瞬间的恐惧。

    凌岳、沈青翻身上马,留下几名探哨,领着其余弟子径往来时的路狂奔而去,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自己的内眷此刻还在韩堂的手上。为了给韩堂致命一击,凌岳不得不剑走偏锋,凌灵连夜说服沈青同意了自己的计划,韩堂不知不觉已钻入他精心布置的迷魂旋涡里,越陷越深。

    凌灵以两家内眷为质,哄骗韩堂只带出少量的弟子,而留下的弟子,此刻已是群龙无首,瞬间成为待宰的羔羊,原本打算为自己冲锋陷阵的两家八堂弟子,摇首一变,即将成为韩氏一族的终结者。凌岳相信,丧失根基的韩堂将无法再在雁天派立足了,就算他能杀了自己,也无法在雁天派东山再起。

    韩堂听见马鸣声,立即撤了出来,看着门下弟子整整齐齐的尸首,不禁怒火中烧,意欲回身去追。萧夏见状,立即抖擞精神,长剑如游龙般施展开来,紧紧地缠住韩堂,他很清楚,这是三大家族生存的唯一机会,韩堂一旦追上凌、沈二人或是及时回去,等待他们的将是一片尸山血海。

    他并不介意成为凌岳、沈青两人的垫脚石,最起码他们不会对萧氏一族赶尽杀绝,在多年的争斗中,萧氏一族从来都是向外扩张势力。

    暴怒的韩堂立刻施展出最凌厉的攻招“过涉摧兰”,直逼萧夏的要害处,虽然暴露出自己巨大的空门,可是若非势均力敌的敌手,永远都不会有机会触摸到自己露出的空门,正如涉深水而行至险,以摧古拉朽之势孤注一掷地攻向敌手。

    如果说韩堂起初还有担心凌、沈二人背后偷袭的顾虑,此时他已无所顾忌,放眼四方,绝没有人能够在他杀死萧夏以前碰得到自己,哪怕是隐藏在暗处。萧夏自知难逃一死,瞬间变换招式,使出“渐水无生”刺向韩堂,他已经做好了和韩堂同归于尽的准备,可是他高估了自己。

    漫天黄叶被强劲的内力席卷着横空乱舞,它们瞬间感受到了浓血的温度和强烈的腥味儿,一柄长剑刺穿了韩堂的身体,对方的心脏已被自己紧紧抓住,他看着刺入自己身体的长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分明已经躲过了萧夏最后的致命一剑,来不及抬头看一眼敌手,他的手已渐渐地松开,整个人沉沉地倒了下去,来不及细想,来不及后悔。

    “爹”萧夏出剑的刹那,明显地感觉到被一只手推开,扭头一看,不是萧念微又是谁!他跑了过去,嘴里不停地喊道。

    “保护好萧氏血脉。”萧念微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完了最后的话,也走完了最后的路。

    萧夏看着老爹身后被破了一个大洞的枯树,呆呆地怔在那里,横飞的黄叶还未落尽,枯树的悬皮还未落下,然而这一切已经结束了,结束意味着新的开始。

    萧夏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抱起老爹的尸体朝宗庙楼慢慢地走去,轻轻地放在另外两具无头尸体旁边,不论哪一具尸体才是自己老爹的尸身,他们都是为萧氏一族而献身,理应得到萧氏后人的尊重和供奉。

    凌岳和沈青并没有费多大力气便稳住了局面,对雁天派的多数弟子来说,跟着谁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要掌门雁横出现在他们面前,雁横又一次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除了少数弟子离开之外,大多数弟子都投到了凌、沈两人门下。

    听到探哨从萧家传来的消息,凌岳不禁重重地叹了口气,他和萧念微辛苦布下的连环局在一片腥风血雨中走到了尽头。

    “萧念微?”沈青一脸狐疑地望着凌岳。

    “送到韩府的,不过是一个被易容的人头,韩堂迫不及待想要除掉的是萧诚,对于萧念微的人头不过是一个意外收获,自然不会仔细分辨。萧诚才是萧氏一族真正的守护者,对韩堂来说,要想更进一步,就必须除掉萧诚,你应该知道,他想取代掌门的心思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凌岳缓缓说道。

    “好一个移花接木!萧长老的苦心着实让人佩服。”沈青的一双老眼不禁闪出了泪花。

    曾经显赫一时的武林霸主雁天派,就这样在无休止的纠缠、算计和争斗中奏响了它最后的落幕悲歌,雁天傲问鼎泰山的辉煌也随着这曲悲歌的响起而烟消云散,雁天派从此将不复存在,因为掌门雁横突然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只留下简短的一封书信,也许他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只是一个多余,也许他是真的厌倦了、无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