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5章 雁天悲歌·谁在作乱

    时光的穿梭机很快冲出了三个月的时光隧道,萧夏比萧念微想象中更有天分,甚至超过自己。三个月里,萧夏不但在《渐水谱》上突飞猛进,而且还练就了《风影谱》那股特殊的内力,虽然还非常微弱。悬在萧念微胸口的重石总算落下去了,对韩堂的要求,他已有了在他看来更为妥帖的办法和安排,他庆幸自己还有这样的勇气。

    “夏儿,今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记住,萧氏一族的存亡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其他的一切不过是浮华烟云中的一缕轻烟,切忌因小失大,切记!切记!”萧念微郑重地叮嘱萧夏,一双老眼中充满了期待,他所有的苦心也不过是为了萧氏一族的生存。

    萧夏坚毅的目光给了他最有力的答案,萧念微重重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笑着离开了。他找来萧诚,说出自己归隐的想法。

    “小诚,你跟随我多久了?”萧念微一直这么亲切地称呼他,萧诚在他眼里是最值得信赖的人。

    “还差七十四天就三十六年了,老爷。”追随他的每一天,萧诚都记得清清楚楚。

    “是啊,岁月不饶人!打拼了半辈子,争斗了半辈子,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往后的日子里,你可要好好地帮夏儿,把他交给你,我是放心的,嘿嘿,这小子是真的很不错。”一种英雄末路的悲凉紧紧地裹住了萧念微说的每一个字。

    “老爷,您这是”萧诚的眼眶里第一次浮出了泪花,他从没有见过萧念微如此颓废,以往不论多么艰难的处境,他总是能笑着面对。

    “我是想,归隐。找一个清净的地方过好剩下的日子,再也不想理会这江湖中的恩恩怨怨,是该把戏台子让给他们年轻人来发挥发挥了。他们可以没有我,却非常需要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吧?”萧念微问道。

    “老爷放心!”萧诚用简单而有力的四个字回答了萧念微,随后走了出去,去找他的新主子萧夏。

    当天夜里,一匹快马从萧家飞奔而出,一个戴着斗笠的老头到了韩府门前,守门弟子正自奇怪,好好的天气居然戴着斗笠。可是,一听说萧长老前来给自家长老送礼物,半点不敢怠慢,急忙撒腿进去禀报。

    正在春秋世界里遨游的韩堂听说萧家来人了,精神一振,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急忙穿衣快步跑了出来,到得门口时,哪里还有人影,只剩下一只锦盒端端正正地摆放在门口。

    “来人长什么样子,你可看真切了?”韩堂狐疑地看着前来报信的弟子。

    “禀长老,刚才,刚才确实有个老头在在这里,说是说是萧长老派来的,他他戴着戴着斗笠,小的小的没看清楚他长什么样。”报信的弟子连忙解释。

    “打开!”韩堂指着地下的锦盒说道,他无心多想,只想看看锦盒里面装着的究竟是不是萧诚的人头。

    报信的弟子哪里敢怠慢,连忙上前端起锦盒,弯腰举在韩堂面前缓缓打开。萧念微!里面竟是萧念微自己的人头!他竟不惜用自己的性命来换萧诚的命!

    韩堂死死盯住锦盒里血淋淋的人头,眼神由愤怒渐渐转为喜悦。愤怒的是,萧念微竟然在自己面前玩这种把戏,他的意思很清楚,要的是萧诚的命,就算用萧念微的命来换也不行。

    喜的是,念微老儿都死了,别说一个萧诚,整个萧家还有谁能挡住他。念微老儿越是这样,就越说明自己的直觉没有错,萧诚必须死,韩堂给自己下了最后的决心。

    “快请凌长老和沈长老!”韩堂迫不及待地吩咐。

    凌岳和沈青也许正在梦里学些不知名的绝世武功,听见来人禀报,一路上窝着一肚子火来到韩府。刚刚进门,脸上的乌云瞬间云游九霄,替班的正是七彩祥云,两人满脸堆笑地和在外迎接的韩府管家寒暄起来,进得大厅,不住地向韩堂拱手陪笑。

    “两位长老,说起上一次的祸乱,实在是本派的不幸,唐颜、霍心两个叛徒虽然已经伏诛,但元凶至今仍然逍遥法外。几月前,我曾派人与念微长老提及此时,希望他能够以大局为重,交出萧诚。可是,念微长老竟然执迷不悟,竟不惜自裁以袒护元凶!”韩堂阴沉着老脸说着,右手一挥,早有弟子将萧念微的人头送了上来。

    “想不到,念微长老竟然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韩长老有话但说无妨,我二人定当唯韩长老马首是瞻,倾力相助。”凌岳抢先说道,沈青也随声附和,他明白,萧念微一死,从此以后只有顺着韩堂的胡须往下摸,才能换取暂时的平安。

    “我的意思,不论是谁,规矩不能坏!明天还请两位长老随我同往萧家老宅,取了萧诚的狗头,萧家上下胆敢有反抗者,杀无赦!”听着韩堂命令的口吻,凌岳和沈青第一次体会到掌门雁衡心中的那股难以言说的无奈。

    话音刚落,便有弟子来报,萧家又送来一个锦盒,众人正自诧异,心想萧家到底玩的什么把戏。命人打开一看,正是萧诚的人头。韩堂急忙上前,将人头翻来覆去地查验后才缓缓放下,内心狂喜不已。

    萧氏一族最得力的智囊已不复存在,自从萧诚屠杀鲁谦满门,献计让他共同对付唐颜和霍心的时候,他就暗下决心,自己要想取代雁天派,第一个要除掉的就是心狠手辣、心思缜密的萧诚,以他对萧念微的忠心,为自己所用是绝无可能的。

    “既然元凶已经伏法,那明天”沈青小心地问道,他最大的长处便是有自知之明,不论什么事情,他都要问个清楚,生怕走错一步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毕竟在所有人里他是最微不足道的。

    “哼!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在玩移花接木的鬼把戏,区区一个人头又能说明什么!天下之大,长得相像的人也不是没有,又何足为奇!总得上门确认过才知道真假!明日午时初刻,本座等着两位长老!”一丝诡秘的笑容在韩堂脸上闪过,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离目标已经越来越近了。

    两人只得作罢,各自回去准备。凌岳刚一回府,凌灵早已在书房等候,站在旁边的是一脸严肃的萧夏,黝黑的皮肤在烛光的照耀下更显可怖。当他和萧诚发现萧念微尸体的刹那,谁也无法接受萧念微用这样的方式来了结自己的性命,萧诚将自己所知道的前因后果如实地告诉了萧夏,二人猜测这件事肯定和几个月前韩堂派来的人有关。

    不论这件事幕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萧诚都决定为这件事再添一把火,让复仇的火焰越烧越旺,他决不能忍受逼死自己主人的元凶再多逍遥快活片刻,更不能让自己的主人死得不明不白。

    在安排好一切之后,萧诚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再割下自己人头送给韩堂!萧夏并没有阻止他,他没有忘记老爹临行前的嘱托,凡事以萧氏一族的存亡为重,不论是牺牲自己或是萧家的其他人,他都在所不惜,因为这确实是一把熊熊烈火!

    萧夏带着萧诚的人头一路狂奔而来,同时带来的还有众人梦寐以求的《风影谱》,他准备送给凌岳。他很清楚,眼下只有凌岳才是他的救命稻草。

    “你来做什么?”凌岳一眼认出了萧夏,他对与众不同的人总能做到过目不忘。

    “救我萧氏一族的命,也救你凌氏一族的命。”萧夏依旧一脸严肃的答道,他实在高兴不起来。

    “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有什么话尽管说。”凌岳的直爽让萧夏觉得自己一路上所想好的说辞是对眼前这个豪爽老头的一种极度不尊重,聪明的凌岳怎么可能参不破当前的棋局,那些说辞根本就是多余的。

    “韩堂的命!”萧夏从怀里掏出了《风影谱》,端端正正地摆在凌岳的书桌上。

    “你老爹若是还在,只要筹措得当,也不是没有机会。现在就凭你?哼,你未免自视过高了些。”凌岳轻蔑的言语下隐藏着深深的忧虑。

    “可是过了明天,便再也不会有机会了。”萧夏没有再等凌岳的答复,他必须尽快回去准备妥当。

    “灵儿,看来要劳烦你了。”凌岳笑眯眯地看着凌灵。

    “爷爷放心,包在我身上。”凌灵眼珠一转,即刻会意,悄悄地从偏门溜了出去,如果说凌岳这辈子只有一件事让他觉得最满意最有福的话,那就是自己的孙女凌灵,一个七分精灵中带着三分傻气的鬼丫头。

    凌岳捧起桌上的《风影谱》,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揣入自己的怀里。在武林中,他不否认武功的独特优势,可他也不认为凭借武功就能得到一切。不过,眼下的凌家确实需要更加过硬的武功,才能走得更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