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4章 雁天悲歌·作乱者死

    “韩堂很快就要杀过来了,赶紧走!”凌灵刚接到萧蕊儿派人捎来的口信,便火急火燎地闯进唐颜府中,找到鲁鸣一劝他马上离开。

    “我来不及跟你多说,听着,你老爹不过是唐颜的一颗棋子,唆使他去天雷派盗书的正是他,目的是为了对付萧念微,现在坏事了,韩堂绝不会放过他们府里人的。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不管你信不信,你现在马上带着你姑姑跟我走。”凌灵急切地看着鲁鸣一。

    鲁鸣一急忙冲进隔壁房间,鲁萱正在休息,简短的解释过后,两人趁着夜色,匆匆忙忙地跟着凌灵走了。对凌灵他是绝对相信的,不论在任何情况下她绝不会伤害自己。

    凌灵不禁长吁一口气,谢天谢地,这倔驴投胎的家伙没有跟自己犯倔,否则她真的只有以死相逼了,在她心里,鲁鸣一是绝无仅有的,为了他,哪怕断肠也是无怨无悔的,不为别的,只为了这傻小子曾经的一句话,不论是真心的流露还是善意的谎言。

    第二天,平阳城外已多了三百多具尸体,正是韩堂辛苦一整夜的战果。从此以后,他将是雁天派的实权者,唐颜和霍心门下诸多识时务的弟子让他大大地扩充了自己实力。

    萧念微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长长地叹了口气,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势力横跨山西、河南、河北,曾经辉煌一时的雁天派竟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老爷,韩堂派人来见。”萧诚有力的声音打断了萧念微的思绪,他想不到这条馋狗竟然会这么迫不及待地开始找新的骨头来填充他那永远都满足不了的胃口,只是他不确定什么能最先勾起韩堂的欲望。

    “书房待客!”萧念微清楚地说道。

    来人并不是韩府的管家和韩堂最器重的弟子,而是一个外人叫不上名的不起眼的弟子,萧诚不由得握了握拳头,脖子上的青筋不自觉得暴了起来,这分明是藐视他萧家上下。

    “敢问尊驾高姓大名?韩长老解我萧家大难,无论有何吩咐,萧某一定照办。”萧念微似乎并不在意,客客气气地迎了上去。

    “在下武终,奉家师之命,来跟萧长老讨一样东西,就怕萧长老舍不得。”武终认真地说道。

    “哈哈哈,武兄弟说笑了,韩长老是我萧家的大恩人,莫说一件,就是百件千件,萧某也绝对不会眨一下眼睛,韩长老可是要《风影谱》?萧某立刻奉上!”萧念微笑着试探性地问道。

    “家师岂能强夺萧长老心爱之物,况且这是先掌门赏赐给萧长老的。家师所求乃是另一个物件,不过家师吩咐过,只能向长老一人禀明。”武终瞟了瞟站在一旁的萧诚,故意提高了声调。

    “武兄弟请讲。”萧念微点头示意萧诚退了下去,依旧客气地对韩终说道。

    “萧长老,说起唐颜和霍心这两个叛徒的事情,萧长老虽没有什么严重欠妥的地方,但萧家有些人却是难辞其咎,为泄一时之愤,竟然残杀鲁堂主满门。如果长老不将元凶交出来,恐怕对全派上上下下都不好交代,所以家师特命在下来提醒长老,切莫因小失大,给人以口实,还请长老三思。”武终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萧念微,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表情变化。

    “萧某明白,还请武兄弟先回,还请韩长老容些时日,萧某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萧念微一张老皮上始终堆满了笑容,浑身的肌肉却绷得紧紧的。

    武终走后,萧念微缓缓地坐了下来,如今的萧家已经不起任何风浪了,可若要他拿萧诚的性命去讨好韩堂,换取一时的安宁,他也是做不到的。

    时光若能倒退二十年,他一定会跟韩堂血拼到底,哪怕粉身碎骨也无惧于心,他突然觉得自己确实是老了,一阵阵酸涩的苦水倒灌开来。

    他明白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找来萧诚,吩咐他告诉自己所有的儿子:在晋阳北山上有一件他梦寐以求的宝贝,命他们各自分头去找,三天内一旦找到了马上带来见自己。 萧诚隐约感觉到这一次的麻烦不一般,但他却如在迷雾中行走般一点儿也看不明白。

    萧家的儿子们听到萧诚的传话也是一头雾水,以往老爹虽然会不时地出一些考题或者弄一些测试,却不像这次古怪,谁也不知道老爹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但他们却立即行动了起来。

    三天后的清晨,萧念微早早地起来了,他很好奇儿子们都找到了些什么来交差,他心里是有期望的。刚进入大厅,八个儿子已整整齐齐地分立两旁,萧念微满意地笑了,缓步进去,在当中的太师椅上坐了下来。

    “都说说吧,你们在北山都找到了什么样的宝贝?”萧念微双眼微闭,缓缓说道。

    “孩儿惭愧,没有发现任何父亲所说的宝贝,也不敢贸然充数,还请父亲责罚。”老大赧赧说道。

    “大哥眼高于顶,自然没有什么能够入得你的法眼。我倒是发现一件宝贝,乃是在山巅绝壁中采的天株草,定能助父亲功力更上一层楼!”老六将一只锦盒递了过去,萧念微摆摆手示意萧诚放在桌上。

    天株草每一百年才长出一株,有着增强内力的功效,确是难得一见的宝贝,可萧念微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不明白老爹要的究竟是什么。

    “八儿,你可曾找到什么宝贝?”老八是他最喜欢的儿子,天资过人,文武兼备,萧念微对他的期望一向很高。

    “孩儿的确找到一件与众不同的宝贝,可是眼下还在想如何将它带回来献给父亲。”老八回禀道。

    “哦?你且说说看,到底是件什么样的宝贝?”萧念微睁开眼睛,身体前倾,老八的话似乎勾起了他的兴趣。

    “自先掌门去后,我雁天派日渐式微,眼下武林各派争斗不休,意欲重举泰山问鼎,争夺新一任武林霸主。我萧氏一门虽然无意问鼎泰山,却须拉拢几股武林势力来壮大自身的实力,这样一来,不论问鼎泰山的是谁,都不得不给我萧家几分薄面。而眼下最紧要的就是北边的童蒙派,这也正是我替父亲找到的宝贝。”老八说完,萧念微不住地点头,他从来都没有让自己失望过一次。

    “杀鸡焉用牛刀!小弟已替八哥将事情办妥了!”一个皮肤黝黑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正是萧念微的第十个儿子萧夏。

    众人脸上立刻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他们从来都没有承认过自己有这么个兄弟。萧念微也是一怔,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个儿子了,久得连他自己都快忘记了,那不过是他三十年前酒后拿一个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丫鬟冲动之后的结果。但是萧诚没有忘记,他始终觉得这个被众人遗弃的少公子才是真正的人杰,所以这一次他通知了萧夏。

    “你是怎么做到的?”萧念微盯着手里的一张人皮,脸上充满了诧异,《童蒙剑经》是童蒙派的最高武学,刺在掌门岳童的胸前,眼前的这张人皮只能是童蒙派掌门岳童的人皮。

    童蒙派是北胡人所创的特殊的门派,与中原武林不同,掌门的传承并不是师徒一脉相承,他们只认《童蒙剑经》,只要能杀死掌门得到剑经并将它刺在胸前,便是他们认可的掌门,他们不需要弱者来统领自己,这也正是童蒙派的生存之道,谁都不会拒绝多控制一股江湖势力。

    “十五年前,孩儿自作主张,送了一个女人献给岳童,七个月后这个女人生下了一个男婴,昨天夜里这个男婴杀死了岳童,从他身上割下了《童蒙剑经》。”萧夏说得简单明了,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他一贯喜欢自己直来直去,就像他一直都喜欢用最有效的办法一样。

    “这个男婴是你的儿子?”萧念微似乎反应过来,急切地问道。

    “他也是您的孙儿,现任童蒙派的掌门萧涅。”萧夏补充道。

    萧念微怔住了,事实摆在眼前,与其联合或是间接控制童蒙派,倒不如将它直接变成自己麾下的一个堂口,这的确是个大胆的做法,也确是一件天大的宝贝。可是送来这件礼物的人不是他悉心培养的九个儿子,而是被他多年遗弃在角落的小子,一种挫败感和愧疚感充斥了他的内心。

    “好小子!明天起,我亲传你《渐水谱》。”萧念微坚定地说道。

    虽然萧念微近些年都在习练《风影谱》,可《渐水谱》才是萧家族长代代单传的武学。众人虽然不甘心,却也不得不服气。所有人都明白,得到《渐水谱》真传的人,也意味着同时继承《风影谱》,将是萧氏一族未来的主心轴。萧诚却隐隐约约有种不祥的预感,老爷急着确定少主究竟是为什么?难道和韩堂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