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3章 雁天悲歌·古怪老头

    萧念微的武功本在两人之下,但在《风影谱》上已有二十年修为,体内练就了一道特殊的内力,运行开来分六种不同的变化,施展的人只须顺应着这股内力不断使用剑招,便是一套浑然天成的绝世剑法。

    变化其中任何一个剑招,便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后面的剑招也会产生相应变化,形成另一套全然不同的剑法,有如风影般踪迹难觅却又无孔不入。只不过若没有《风影谱》真气的疏导和牵引,那也只不过是一套根本无法施展出来的纸上剑法。

    萧家众人急忙将奄奄一息的萧驷抬了下去,大骂唐颜卑鄙,却没有一个人上去替萧念微助阵,只因萧念微特有吩咐在先,一来众人与唐、霍二人武功相差实在太远,二来他也很好奇这被江湖传得神乎其神的《风影谱》到底有多大的爆发力。

    风影无踪,索命无痕。这句话唐颜和霍心自然是熟悉的,当年立派掌门雁天傲正是凭借《风影谱》连败数名绝顶高手而问鼎泰山之巅,创造了雁天派数十年的辉煌。

    他们不知道的是,《风影谱》的神髓正是“内顺外入”。随着内力的变化,及时调整自己的气息来顺应这种变化,剑招却是根据敌手的强弱把握虚实变化来给敌手致命一击,只有深谙“内顺外入”之道,才能发挥出《风影谱》真正的威力。

    此时的萧念微只知如何“内顺”,却不懂得怎样“外入”,有效地将自己的剑送进敌手的身体。在他看来,“内顺”为阴,“外入”为阳,须得使用凌厉的杀招才符合阴阳之道。剑本器中君子,可是几十招下来,在萧念微手里却如蛮牛般横冲直撞,接二连三的杀招不断逼向二人。

    唐颜和霍心看着身形快速旋转直逼过来的萧念微,不禁暗暗叫苦,应付他手中长剑已是占不到半点便宜,那周身旋裹的团团黄叶似乎随时可能化作尖锐的暗器朝自己来个仙人散叶,到时候就算不被扎成个刺猬,也得变成仙人掌。

    “中!”三人正缠斗得难解难分的时候,三支上乘纯狼毫的毛笔不偏不倚地打在三人的脸上,一条高瘦的黑影飞身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出现在三人身后。

    那人腰间系着一个硕大的黑色葫芦,与其说是黑色葫芦,倒不如说是通体透明的玉葫芦,因为里面装的不是琼浆玉液,而是杀人墨汁,把整个玉葫芦染得漆黑。

    三人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吓不小,连忙各自撤了出来,回头一看,一个糟老头儿正用一双老不正经的笑眼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不远处几匹快马正飞驰而来。

    三人不明就里,不知这糟老头到底什么来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不远处,雁衡、韩堂、凌岳、沈青的轮廓渐渐清晰地映入三人眼帘。

    三人就是抓破脑皮也难想明白雁横和那三只老狐狸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早在唐颜、霍心从雁天大殿出去的时候,韩堂已经联络凌岳、沈青两人一起面见雁横,要求雁横以“祸乱者”将唐、霍二人按门规处置,这一次雁横同样没有反驳,就算那个韩堂请来的糟老头子没有在唐颜和霍心赶到雁天大殿之前藏在后堂,他也不会反驳,因为他清楚他根本就无力反驳!

    “唐颜!霍心!你们以下犯上要挟掌门在先,为一己私欲侵犯萧长老在后,如今当着掌门的面,还不赶紧束手就擒!”韩堂上前几步,指着唐颜和霍心厉声喝道。

    “哼!亲家公,如今闹到这个地步,依我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杀了雁横这窝囊废,再回去另立掌门。他们不过才几个人,只要能回去,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若就此束手,你我从此真要飞灰烟灭了。”霍心压低声音向唐颜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随后暴喝一声,下令门下弟子攻杀雁横,唐颜想要阻止已是来不及了。

    “什么?攻杀掌门?我没听错吧?”

    “唐长老、霍长老居然带着咱们谋反?”

    “两位长老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这年头,人生得意否,全得看站队!咱可不能这么干!往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

    “说的没错,前些年就因为站对队了,才跟着他们吃香的喝辣的,如今要我们谋反,咱可不能糊涂!”

    霍心接连暴喝数声,门下弟子并不听命,开始议论开来。不一会纷纷伏地跪倒在雁横跟前,在他们眼里,不管长老们如何争斗,掌门就是掌门,谁敢公然对掌门不利,他们绝不含糊。

    唐颜、霍心见状,不由得暗暗叫苦,忽见玉葫芦倒悬半空,墨汁哗地倒灌出来将糟老头儿的一头白发染得漆黑。如果说先前毛笔是警告的话,那么发丝上的墨水便是真正的开始,这是他独有的怪癖。

    糟老头儿当即施展开来,身形奇快无比,步法奇诡怪异,忽东忽西忽难忽北,着实令人捉摸不透,漆黑的发丝已同时攻向唐颜、霍心两人要害处。

    唐颜、霍心虽然纵横江湖近五十年,又何曾见过如此诡异的步法,更分不清眼前的这个老头究竟是人还是鬼,勉力闪躲一阵便渐渐觉得支撑不住。

    惊恐未定之际,只觉得一阵刺心的寒冷,发丝已同时卷住了两人的脖子,鲜血井喷式地洒落在院子里。

    糟老头竟用头发将两人的头颅活生生地给撕扯了下来!所有人都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怔住了,众人都清楚地感觉到背脊渗出的冷汗,暗夜进入了一片恐惧的寂静。

    “你老爹的情,我已经还了。”糟老头阴沉着脸对韩堂说道,他原本并不想替韩堂蹚这趟浑水。

    萧蕊儿见状,柳眉紧缩,悄悄地退了出去,找来贴身丫鬟吩咐几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站在萧念微旁边。可是萧诚却笑了,只要是和萧念微为敌的人,他们的死亡对萧诚来说,实在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这个精干的管家却没注意到,有双眼睛正在不远处盯着他。

    “错了!错了!错了!”

    突如其来的叫喊声打破了这恐惧的寂静,众人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齐刷刷地向门口的树上瞧了过去,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坐在树上啃着鸡腿,一只被面粉包裹油炸过的大肌腿,兴许里面还兑了点浆糊,不然又怎么会说这么不明不白、稀里糊涂的话。

    众人大惊,心想是谁家不懂事的小子,凑热闹也不挑挑地方,竟然在太岁头上施肥,不禁为少年捏了一把冷汗,现在他们都知道这个糟老头儿的确不好惹。

    “嘿嘿嘿!就是错了!就是错了!就是错了!还请您指点指点。”糟老头儿露出两行白净的牙齿,手舞足蹈地疯叫了起来,他已经看清楚了少年两只粗细不一的手腕,左手腕粗壮,右手腕被金环套住,明显比左手腕小了很多。

    “可教也!可教也!”少年满意地笑了笑,慢慢地从树上爬了下来,走近糟老头儿跟前,拍了拍他的脑袋,将他扶了起来。

    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正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水墨迷踪,以大地为纸,以身体为笔,以发丝为剑,听风辨位,挥洒自如,兴之所至便可描摹任何画卷,就算是神仙也做不到料敌在先。可是,刚才你为什么偏偏要画一只王八,还是一只缺胳膊少腿,没有尾巴的王八。若说他两人是王八,倒也没错,为了得到《风影谱》,竟然唆使自己的大舅子去天雷派送死,可是你们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莫非水墨迷踪不是从《风影谱》变化而来?岂不是连自己也骂了?这不是错了又是什么?”

    众人听得少年说水墨迷踪,方才恍然大悟,眼前的这个糟老头儿竟然是当年轰动武林的天才少年“墨癫”张牧,因为普天之下绝没有第二个人会水墨迷踪!

    一直以来,江湖中存在着不成文的惯例,每当上一代霸主没落的时候,他们便会重新聚首泰山之巅,通过激烈的比武角逐推出下一代武林霸主,统揽武林大权,不服者杀无赦,称为泰山问鼎。

    五十年前,十七岁的天才少年张牧正是天资傲人、目空一切的时候,无法接受败在雁天傲手上的事实,突施暗算,若非韩堂老爹韩修及时阻止,张牧险些丧命在雁天傲剑下。从此以后,江湖中便很少有他的消息,这次若非偿还韩修恩情,只怕没有几个人还能记得起这个曾经的天才少年。

    一代代霸主陨落,一代代霸主升起,然而每一次泰山问鼎的见证者都是拥有这样一双特殊手腕的人,左手腕略粗,右手腕略细,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更没有人再去敢探究其中的原委,因为那些曾经去过的人便再也没有回来过。

    “解得妙!解得妙!”张牧抚掌大笑,来自心底深处的大笑,只是众人看到的笑和张牧心里的笑却未必是一样的。从此以后他将不再亏欠任何人!亏欠的滋味对他来说简直是来自地狱的折磨!他笑的更开心了!

    “不必了,不必了,我可不想凑这热闹。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后会有期了,各位大长老。”萧念微刚说出“多谢”两个字,少年立即打断了他,说完吹着口哨踱出了庄外。

    “姓韩的,记清楚了,咱们两清了!哈哈哈”待众人反应过来时,张牧已不见了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