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2章 雁天悲歌·灭门始末

    狂奔中的鲁鸣一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去找自己的姑姑鲁萱,让她求她的新婚丈夫替全家人向萧念微讨回公道。如果说在这个世上还有人愿意并且有能力替鲁鸣一报仇的话,那这个人只能是他的姑父唐颜。

    唐颜和他的姻亲霍心是雁天派六大长老中最强的两个,最强的意思就是不论是武功或是实力,都比其他四位最强的人还要稍微强那么一点点。只是鲁鸣一似乎忘记了,唐颜不止是他一个人的姑父,还同时是很多人的姑父。

    “哼!念微老儿想踩在肩膀上往人头上拉屎,也不照照镜子,挑挑地方!你放心,这件事情,我绝不会袖手旁观的!来人!快请霍长老速来府上议事”

    当鲁鸣一筋疲力竭地赶到唐颜府时,刚进门便碰见自己的姑姑鲁萱正梨花带雨地求唐颜替她和兄长全家做主。

    唐颜的态度的确让鲁鸣一感动,要不怎么说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家人呢,全身紧绷的神经顿时松了下来,脚下一瘫,在唐颜浑厚的声线中闭上了眼睛,他确实需要好好地休息。

    鲁萱回头看见晕倒在地的鲁鸣一,不禁悲喜交加,悲的是看到鲁鸣一的刹那,兄长全家惨死的场景不觉又浮现在眼前,喜的是谢天谢地,老天爷还为鲁家保留着唯一的香火,竟顾不上满面的泪珠,急忙领着下人将鲁鸣一扶往西边的厢房里安顿照顾。

    唐颜在厅堂里来回踱着步 ,时不时捋了捋花白的胡须,一双三角眼不停地向门外瞟去。在多年的明争暗斗中,他们从未吃过半点亏,这一次也绝不能例外,哪怕是对方是雷公,哪怕劈着的只是自家芝麻,他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哈哈哈,亲家公,恭喜恭喜!”霍心满脸笑容地走了进来,挑了左边的雕花太师椅坐了下来,在他看来,这无疑是件天大的喜事。

    “亲家公,你这是什么意思?”唐颜阴沉着脸问道。

    “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亲家公头上,难道还不值得恭喜? 亲家公不会忘了吧,本派规矩里的头一条便是祸乱者死!鲁谦虽是念微老儿座下的堂主,可要杀死他,那也得经过掌门同意才算名正言顺。我都打听过了,就连处死鲁谦,掌门都不知道,更别说擅自灭人满门了,未经许可而无故残杀同门全家,这难道还不算祸乱么?”霍心嘴角露出一丝狞笑,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唐颜。

    “那又怎么样,是福是祸始终难料。别忘了,另外三只老狐狸可是盯咱们很久了。”唐颜凑近霍心跟前低声说道,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不会忘记在自己旁边窥伺的利眼。

    “这个就要看谁的动作更快了,哈哈哈”霍心习惯性地挑了挑眉毛,狞笑已变成狂纵的笑,唐颜在霍心身边附耳低声数语,也跟着大笑起来,为了这一天,他们实在等得太久了。

    两人笑得正在兴浓时,门下弟子先后回报一切准备就绪,唐颜点头示意他们退下待命,三角眼中射出锐利的光芒,朝霍心点了点头,霍心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两人转身径直朝雁天大殿奔去,掌门就住在那里。

    年轻的雁衡看着唾沫星子横飞的霍心和站在一旁同样安静地看着自己的唐颜,不住地点头。事实上除了点头,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自从老爹去世后,大长老们只有在相互争斗的时候才会想起自己这个掌门。

    “祸乱者死!雁天祖师定下的规矩绝不能坏,不论他是谁!”雁衡望着眼前的两人,清楚地说道。

    唐颜和霍心听了,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转身快步朝各自家中走去。望着两人消逝的背影,雁衡不禁叹了口气,此刻的雁天大殿后堂里,还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们。

    照以往的惯例,唐颜在每次行动前都要向众人吩咐几句,这一次却只说了一个简简单单的“走”字,便迫不及待地向萧念微的府宅进发了。在他眼里,萧念微已经是个死人了,对死人若是再多说一句,只会衬托出自己的愚蠢。众人虽有些纳闷,但谁也没有多说一句,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行动。

    当管家萧诚回报唐颜、霍心去雁天大殿见掌门的时候,萧念微依然相信,这是自己管辖的内部事务,放在别人身上也许不好说,可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不相信雁衡会同意给自己祸乱的罪名,多年来他一直感念先掌门的恩德,忠心耿耿地护着雁衡。

    相反,唐、霍两人如果敢挟持雁衡来对付自己,祸乱的人就是他们而不是自己。萧诚劝他赶紧回晋阳,可是萧念微拒绝了,他不想给任何人以口实,说他做贼心虚。

    也许他已经忘了,很多事情往往都是从红口白牙开始的,嘴唇上下一碰,只有你想不到的。事实上,他确实没想到,如今的雁衡已不需要被挟持,他们中任何一个人开口,他都会照做。

    “老爷,他们来了。”萧诚发现远处攒动的人影时,第一时间走进来向萧念微汇报,眼中腾满了杀气,他已做好拼死一搏的准备。

    “走吧,从偏院的密道走,事情总会有转机的。”一直处于沉默中的萧念微缓缓说道。

    沧桑的老脸上充满了无奈,事到如今,除了回到自己的老巢,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这里只有他和萧诚两个人,萧诚已经按他的吩咐将丫鬟和仆役全都打发走了。

    “哈哈哈,我就知道,这老小子哪怕是树叶掉下来,都害怕砸破自己的头,临阵脱逃倒也是意料之中的事。”霍心赶到时萧府的时候,不禁仰天大笑。

    唐颜看着空荡荡的宅院一言不发,阴沉的老脸上浮现出一丝轻蔑的冷笑,他笑的不是萧念微而是霍心。他们的动作已经够快了,萧念微还能如此迅速地撤离,足以见得他的情报远远比自己要灵通得多。更何况,一个逃跑都不忘先遣散奴仆的人,究竟是有多懂得收买人心!这实在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肯定是回晋阳老巢了,还不快追!”唐颜转身领着众人上马追击,他实在不想和眼前这个四肢发达的老家伙多说一句。

    可是唐颜不知道的是,不论他多快都已经追不上了。早在二十年前,萧念微就已打通了从平阳到晋阳的地下直线通道,一条布满机关的死亡通道。

    晋阳萧家老宅,萧念微微闭着双眼坐在一张老旧的太师椅上,似乎陷入了沉思。萧诚正在府外布置暗哨和伏击点,门下数十名好手换上了粗布麻衣堵住了入宅的三条通道,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不许任何本门以外的人为了他而以身犯险。

    晋阳城许多人都受过萧家的恩惠,甘愿为他赴汤蹈火的人更是不在少数,但萧家当初帮助他们的本意并不是要有朝一日要他们枉送性命。

    “爹,你不必担心。我敢打赌,另外那三位,此刻已经在路上了。”说话的是萧念微的三儿子萧驷,萧念微并不搭理他,他一贯看不上这个盲目自大的废柴,有时候他真不知道这废柴的自信是从哪里借来的。

    “三哥,你就别招爹爹心烦了,他老人家现在就想静一静。”萧蕊儿一把拉着萧驷走了出去,萧驷撇撇嘴,讪讪地离开了,萧念微一直都相信一句话,有女儿的人总是有福的。

    唐颜和霍心领着门下弟子策马狂奔五百多里,远远望见灯火通明的萧家老宅,不由得相视一笑,萧念微这一次没有跑。两人几乎同时发出号令,从萧家正南方向杀了过来,剑锋所向,腥血喷溅,叫喊声、惊恐声、惨呼声交织缠绕,划破了暗夜的寂静。不多时,唐、霍两人轻飘飘地落入萧家宅院内,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至少目前还在他们掌握之中。

    “为了区区《风影谱》,你们竟然不惜发难作乱,难道就不怕成为本派公敌么?”萧念微背对着两人,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我看你是弄错了吧?为了自己的那点面子,屠杀鲁堂主满门,我和唐长老可是奉了掌门的命令,特来为本派清除你这个祸患的,我的念微大长老。”霍心阴阳怪气地说着,眼中灌满了杀机,他此刻恨不能将萧念微一口吞掉。

    “《风影谱》本是掌门之物,理当交还给他。不过,我们对你家传的《渐水谱》也很感兴趣,你若识相,就早点交出来,兴许我们还能在掌门面前替你求求情,免得祸及满门。”唐颜的一双三角眼似笑非笑,袖中的凤凰金翎却已飞速地朝萧念微射了过去。

    听得一个闷声,高大的身影在唐颜和霍心眼前缓缓倒了下去,寒光一闪,一股肃杀之气顿时弥漫开来,萧念微手中长剑已刺向唐颜,霍心见状立即上来夹攻。

    凤凰金翎是唐颜的独门暗器,用八八六十四种毒药浸染六十四天而成,剧毒无比,金翎之下从无活口。应声倒下的人正是萧驷,从唐颜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开始,他便瞧出端倪,金翎出袖的刹那,萧驷毫不犹豫地冲了上来。

    世上有一种敬仰叫石裂山崩,若要泰山崩塌,除非山中顽石裂尽,不论泰山是否看得上顽石,它们始终默默地坚守着巍峨的泰山。萧驷正是这样的顽石,他对萧念微也正是这样一种情感,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在,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老爹分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