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狐影化形

    绿草茵茵的地儿上躺着一位奄奄一息的绝色女子,从她身上散发出极其温润的气息。良久,那万般无奈的叹息悠悠传来。

    “距离那一日已经过三年,看样子他是不会来找我了。”

    在不远处有一位老婆婆低下头闭起眼睛很是难受的模样,略微心疼的说道:“我早就说过,人和妖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你现在落得这般都不曾来看看,我现在就去替你杀了那个书生。”

    眼见老婆婆真的欲要去做,躺着草地上的女子又开口了。

    “树婆婆,切莫为夭夭去沾染不必要的因果。何况该还的我都已经还了”女子说完便是强行撑着坐起来,白稚的左手温柔的轻抚着自己的影子。

    成堆的灵气注入,她本身那股谪仙一般的气势越来越淡。

    树婆婆见状大惊失色,急忙跑过来抓住她的手。“夭夭你在做什么?这样你会死的!”

    夭夭缓缓抬起头看向陪伴自己几千年的老婆婆惨然一笑。

    “树婆婆夭夭多亏有您陪着,不然可能一千年前就奔赴黄泉了不成仙,谁都会有大限您知道的,就算我不这么做也活不了多久了。”

    听她这样说,原本情绪激动的树婆婆也是沉默了。“可是你也能多活些年头,四五年对你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一边将灵气注入自己的影子,一边低沉道:“您也说了,我就算不这样做也不过苟延残喘的几个年头。对于我们修炼来说那几年不过眨眼即逝。”

    树婆婆不语,她又是歪着头继续笑着说。“活了几千年,我真的好累最放不下的其实是您和我浮生一族”

    用人族的话来说,如是当年明月依旧,清风鸣蚕洗清秋。

    这一句话并没有说出来,而是在她心底响起。本是狐妖的她理应寿命长久很难断却,可是偏偏陷入“情”字不可自拔。她后悔?也许是有一点,不过现在已经想放下了。

    “树婆婆,夭夭想最后拜托您一件事将我那枕下的信交给她”

    很快她声音逐渐弱了下去,刹那白光拔地而起。远观好似有神祗降世,离这里不远的泰丰城内恰好能看见这一奇景。

    许多的普通百姓亦或是修士全是驻足观望,其中一位颇为秀气的书生模样的人皱了一下眉。用细若蚊蝇的声音说自语:“难道是她?不过又与我何干呢,还是尽快进学吧。”

    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这番话,即便是听见了也不会当一回事。

    翌日,有很多的修士都往山上赶。他们都是猜想这里有何种宝物,其中难免会有一些门派之人。

    “阁主,恕在下斗胆。这里除了灵气比泰丰城浓郁些许,其余还真的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一位头戴斗笠的蒙面男子对着另一个面具人说道。

    “我相信你,我们走吧。”

    面具人冷淡的回应一句,紧接着便是率先走在前面。

    周围的修士们见状也是议论纷纷,那是因为他们知道逍遥阁的名头。既然连逍遥阁的人都离开了,那看来这里的确是没有什么宝贝。

    但是纵使如此,还是有一些不信邪的散修想碰碰运气。

    “嗯,我是谁?”卧床的女子猛然惊醒。很快无数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里,连同几千年的全数记起来。

    眼神有些迷茫,总感觉自己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咳咳,原来我叫夭夭吗?”

    刚说了一句话就咳出一口血,却见树婆婆拿过来一块手帕递给他。“不,你只不过是她的影子。”

    她有些呆滞抬首,很是熟悉般的叫了声。“树婆婆?”

    听着是那熟悉的声音,看着也是熟悉的人!却不再是熟悉的灵魂。有些出神的树婆婆很快反应过来,很是自然的摆摆手。

    “你以后叫我阿婆就好,这是你这身体原主人留给你的信。你身体有伤,没好不准出去。”

    接过树婆婆递过来的信,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等到树婆婆离开这里,她方才打开信看。信上写着:我的影子,恐怕除了树婆婆以外。你就是与我不离不弃的那个,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看完信后,她有一些嗤笑。成仙?护佑浮生一族?这些真的好遥远,现在的她最多就是化形境初期。

    听上去好像四层境界还不算多,但是有些人一层境界修炼半个余生。

    “你放心吧,虽然这两件事好像都不容易。不过我夭影一定尽全力会做好。”将信件贴于心口,很是洒脱的说。

    外面的树婆婆透过门的缝隙清晰的听见她的这番话,心里叹了口气。

    这一次,好像你的眼光没有错

    有传言,离泰丰不远的地方有一座仙山,据说只要有人能够在三日内登顶就有机会加入仙门。

    过了那么多年也未曾有听说过谁能够三日内登顶,毕竟这个仙门可就是那大名鼎鼎的逍遥阁所在。从山脚下可以看见山上雾气腾腾,几乎都要结成雾珠状。

    令人奇怪的是,如此浓郁的灵气丝毫没有溢散与泰丰城。那是因为有一座护宗大阵,不仅仅能够抵御强敌。还能防止灵气泄露。

    晚间,山上有一处殿宇极为萧寒,但凡是逍遥的弟子。没有一个人不知道那是阁主的住处,而此时的面具人正抚着琴弦奏着。如此甚好的乐色让听见的人皆是迷醉其中。

    “我的命中相克之人?必死其一?师父,我该如何是好。”一曲罢了,他看着自己手心那若有若无的断裂红线苦笑道。

    “师父您与我说见到我命中所克不必留手,可那人哪怕是个恶人。终究是与我无冤无仇啊。”

    崩!在奏第二曲时,心境极为不稳。致使弦断,更是乱他心神。

    这一夜,终究是睡不着。

    咚咚咚,天色微亮时的敲门声引起了他的的注意。“进来吧,如果没有什么事来扰我清净”

    碰!杯子被他拿起来松手落下摔成七零八落的。这一幕令进来的人眼皮一跳,当即说道:“无事岂敢扰阁主,先前有华山派的几个长老带着我阁内弟子尸首来讨个说法。”

    “什么?速速与我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