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二十章 往昔事

    黄县。

    暗夜宁静,海风吹荡着码头,隐隐带着一股腥味。

    作为海运码头,船只往来不歇。只是深夜,大部分的船只都停歇。

    齐国兴鱼盐之利,就在码头旁,便有一座盐场。

    只不过此时,这座盐场空无一人,寂静得一根针都会掉落。

    大门打开,几人匆匆的脚步声打乱了这座盐场的宁静。

    为首者背着一个箱子,刚刚从海船上下来,面色不是很好。只是,沉稳的紧。

    “老大,接下来该怎么办?”

    齐王的近卫首领始终背着身后的箱子,不曾放松。他明白,这个箱子中的东西,对于齐国的重要性。

    “先去弄些吃的,安顿下来,等待上面的命令。”

    “可这要等多久?”

    “也许很快就来了。”

    近卫首领这么一说,其实心中也没有底。因为齐王虽然命令他将这个盒子带出来,可并没有通知他谁会来取。

    田氏一族相当庞大,内部势力派系也不少。

    当年田乞杀公子荼,灭高、国两家,导致齐国内部的统治力量衰弱。

    田氏传到田成子一代,田恒苦于田氏人丁不旺,无法替代齐国旧有的公族,为了壮大田氏,开放后宫的大门,放任自己的门客随意出入,一夜间便多出了七十多个儿子。

    这些人虽然不能继承王位,但是可以帮助田氏掌握朝堂、郡县,而后田成子诛尽鲍、晏等族,完成了内部统治力量的更换,奠定了田氏代齐的基础。

    到了现在,秦国兵锋席卷天下,各国内部旧有的秩序都被打破。

    人心思异,便是血脉同宗之人都不见得能够信任,更何况那些没有血脉联系之人。

    也许便是齐王自己,都不见得清楚这个盒子该托付给何人?

    不过近卫首领身旁的几个稷下死士并没有想这么多。

    “我看见外面晒了咸鱼,我去拿几条煮了,凑合着剩下的饼,够吃了。”

    几个稷下死士走了出去,忙活着。

    近卫首领则坐了下来,周围堆着的都是晒干的盐,堆积成了一堆堆的。

    他的心思复杂,考虑得也更多。齐国如今国势虽然不算衰弱,可是放到如今,已经变成了天下一隅之地。

    秦军什么时候来,也许什么时候齐国就亡了。

    有鉴于此,齐王命他将这个盒子从噬牙狱中带出来。便是因为明白,秦军兵锋之下,越是坚固的堡垒,便越是眨眼。

    放在噬牙狱中,罗网这些势力根本拿不出来。将之带出来,是有风险的,可情势急切,已经让齐王感觉不得不行了。

    汤水味飘了进来,近卫首领喊了一声。

    “先尝尝味道,这些咸鱼可能没有腌透,得加些盐。”

    近卫首领一言,并没有得到回应。他心中警惕,背着箱子,走了出去。

    却见暗夜之下,煮鱼的陶釜旁,一名稷下死士已经躺下。另外的几名,也分散在附近,都死去了。

    近卫首领大惊,过去察看,却见这几名稷下死士都是一击毙命。很显然,这些稷下死士在捡柴、取水、生火的过程中,被人暗中刺杀。

    对方虽然手段并不光明磊落,可这些稷下死士都是修为不错。他们在临死之前给旁人示警都办不到,可见这刺客刺杀之术精湛。

    最为关键的是,这些稷下死士身上的剑伤,近卫首领认得。

    “黑白玄翦!”

    便在这一声落下,手握黑白双剑的刺客落在了厨房的茅草顶上,月光之下,长发散乱,一张年轻的脸庞带着几许玩味。

    “你认识这把剑?”

    近卫首领站了起来,仰望着面前不足三丈外的少年刺客。

    “当年这把剑的前主人,我见过,并且交过手。”

    说着,近卫首领抚摸着胸口,胸膛上叉形的伤口,至今还隐隐作痛。

    “主人?”

    罗网之中,皆为剑奴,少年剑客对这个词有些陌生。

    近卫首领一笑,带着继续不屑。

    “当年林鹿侯诛灭山东六国罗网刺客,顺带着,六国之中不少贵族也受到了牵连。这把剑的前主人便是林鹿侯手中的刀之一。”

    说着,近卫首领扬起了手中刀,指向了那名少年刺客。

    “林鹿侯一去,玄翦尘封多年,未曾出现在江湖之上。如今现世,某要试问一声,你继承了这把剑前主人之志,还是归入罗网呢?”

    “天杀地绝,魑魅魍魉!”

    说完,少年刺客手中双剑交叉,自高处而下,长剑泛着剑芒,发动了一次斩击!

    “原来是这样么?”

    近卫首领看着那熟悉的剑招,将手中的长刀抬起,一如过往。

    这么多年,近卫首领修为早已经不是当年可比。当初,他败在了这一招下。

    可这一次,却不同了。

    手中长刀与黑白玄翦碰撞,爆发出滋滋的火光。

    只一瞬间,刀与剑便离开了。

    近卫首领很快变换姿势,面对着少年刺客。这个对手与当年的玄翦,差不了多少。

    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怪不得罗网会将这把剑交给他。

    只是,他又是谁?

    近卫首领来不及思考,少年刺客双腿一蹬,身形前驱,直面而来。

    至近处,少年刺客手中长剑交错,连连发动斩击。

    气势刚猛,动作凌厉,与刚才截然不同。

    近卫首领在对方毫无间隙的连招下,只能不断抵抗,在等待着反击的机会。

    终于,等到少年刺客剑势一尽,近卫首领长刀一挑,橫劈而去,刀如半月。

    少年刺客一笑,白刃一抬,挡住刀锋,却吃不住刀势,身体向后退了好几步。

    近卫首领没有放过这个机会,长刀挥砍,向着少年刺客而去,却见对方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便像是猎物落到了陷阱之中。

    不对!

    近卫首领心中警觉,这个位置有些不对。

    一阵寒风吹过,另一道黑影从墙后翻出。便如隐伏多时的野兽,一剑刺向了近卫首领背后。

    身后寒毛乍起,近卫首领急忙收住刀势,想要躲开这一剑。

    可此时少年刺客却是欺身而来,前后夹击之下,近卫首领还是受了重伤。

    长刀插地,止住了颓势,近卫首领半跪在了地上,看向了另一名带着面罩的刺客,以及他手中的剑。

    “惊鲵!”

    玄翦、惊鲵居然都来了!

    这暗伏刺杀之法,还真是罗网原来的风格。

    这熟悉的感觉,罗网终究变成了原来的罗网。

    “看来罗网经过这么多年的波折,终于还是回来了!”

    “天罗地网,无孔不入。”

    少年刺客的脸上,充斥着作为天字一等刺客的自傲。

    “是么?”

    即使身受重伤,可是近卫首领还是止不住冷笑。

    “那将罗网这柄利剑重新铸造的人,又想要做什么?”

    这个问题,即使是提问的人也没有答案。近卫首领支撑着身体重新站了起来,感受着鲜血流露时伤口刺骨的疼痛,面对着致命的威胁,他心中不觉得想到了那个忌惮的名字。

    林鹿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